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感动,明朝竟有一位在狱中超度与利益众生的官员!  

2014-03-20 14:3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动,明朝竟有一位在狱中超度与利益众生的官员! - 非常梦 - p.kczp 的博客


   古往今来,学佛的官员不少,也有很多学佛的轶事,有的能坐脱立亡;有的则现往生瑞兆,而刚才读到一则传奇,颇有特异之处,原来是有一位官员在入监狱后,不自暴自弃,相反在此艰苦环境之中还利用佛法来利益众生,实属感人!这就是《居士传》中的熊鱼山居士(?--1706年)章节:

熊鱼山

  名开元。亦嘉鱼人也。其家故奉佛。持不杀戒。里有异僧天如者。与鱼山举业师童希孔善。尝见鱼山童时。文书其后曰。掀天揭地男子也。已而成进士。就天如问所以应世者。天如曰。汝学道未有获。操刀不得柄。安能割物。闭关一月读楞严经。瞥然有省。出为崇明知县。移吴江。礼三峰汉月禅师称弟子。书问往复。激发精烈。已徽授吏科给事中。以言事为辅臣周延儒所疾。乃以前在吴江时征赋不及额。贬二秩出之外。遂乞归。居数年岁。闭关百日。眷属不相闻。一日天如忽至。语鱼山曰。快剃头好。皇帝方在篱下。又欲寄其篱下乎。鱼山愕然。不知其为谶也。已而起山西按察司照磨。迁光禄寺监事。既又迁行人司副。初鱼山与同邑金正希友善。切劘大事。忠愤出于至诚。其论治一本乎道。不回惑功利。辨邪正贤不肖至严。不以祸患退屈。崇祯十三年周延儒复相。举错失当。鱼山疾延儒所为。因责延儒。所善孙晋.冯元飙.吴昌时令为延儒陈祸福。延儒日益甚。无何大清兵入塞。鱼山条上六事不报。及畿辅被兵。诏许官民得请见言事。鱼山请以军事见。遂言辅臣。不称职。专以情面贿赂用人。坏天下人心术。帝疑其有私。征诘再三。命具本。本上帝。方倚重。延儒恶其言切。遂下锦衣卫狱究。主使拷掠惨酷。鱼山更尽摘发延儒所为奸利事。会给事中姜采如农亦以直言下镇抚司狱。帝深恨两人。手诏卫帅骆养性潜毙之。养性谋之同官。同官以为不可。乃以狱辞上。并缴前手诏曰。诚如圣谕。则天下只畏臣。衙门不畏朝廷矣。请将二人付刑部拟罪。乃移刑部。刑部尚书徐石骐拟鱼山赎徒采杖戍。帝以为徇纵。夺石骐及郎中刘沂春官。而逮二人至午门。杖一百。仍系狱。鱼山在狱年余。以佛法摄狱中人。昼二时礼诵。夜演蒙山法。拔瘦死者。又为狱中人说心经。因笔之为心经再传。当受杖时。鱼山自分必死。乃取所预为书寄家人曰。国尔忘身。义不反顾。两年屡婴大病皆可死。不独法能死人也。受杖时惟默诵观世音号。自一至百。血肉糜烂弗觉也。居常奉六斋。至是或劝鱼山暂开斋禁。不听。曰患死于杖耳。死于斋乎。如农在狱中过。鱼山见指月录弗省。既而两人以盛暑得保出狱。如农母欲见如农。自莱阳疾驰至京师。未到前一日遽还狱。如农大悲恸。既已无可奈何。则问鱼山曰。子学佛久有何方便。使吾得见母。鱼山曰。观世音菩萨叩必应。盍诵普门品。如农于是诵普门品日三十遍。不一月。梦菩萨为说法有省。重读指月录。厘然开解。又一月。诸囚以疫得保出狱。两人预焉。如农遂得出见母数日。帝闻两人出狱。怒复还之狱。顷之延儒得罪赐死。言官多救鱼山者。不听。而刑部仍拟赎徒。复不许。时崇祯十六年也。明年遣戍杭州。三月抵戍所。而流贼遂以是月陷京师矣。如农尝以书问法于鱼山曰。日来参叩于心空境空处略知趋向。然止完得吾儒知止工夫。其于静定安虑得搔不著痛痒。乃诸师极口诋静胜为非。譬之日月不静如何能明。古德云。恰似木人见花鸟。到得木人地位。非静胜而何。鱼山复之曰。承示于空处略知趋向。空何物。可容人趋容人向。既有可趋向。又得谓之空耶。总是于话头未尝力究。遂于尘劳暂歇。时见有空可取。止可求。静可乐。譬如澄得一泓止水。惟恐人拨动则渣滓复生。故告子不动心已是有过。得处觉得古人言句。徒惑乱人。故曰不得于言。勿求于心。不知才有不得其心已不静。已不定。已不安。便有不虑。即得虑。即不得之病。又何可以不求硬作主宰。谓吾已得静胜也。譬之日月木人。未尝知有静胜。故不缘而照。花鸟不惊。才知有静胜。早已不静胜。去木人日月千里万里矣。盖静与动对。灭与生对。初向道时。觉往昔纷驰可厌。自然谓静与灭是吾人胜境。若明眼人看来。金屑瓦屑总无殊异。须知更有向上事在。如何是向上事。唤作则触。不唤作则背。毕竟唤作甚么。向金刚圈里翻身。并却咽喉吐气。朝餐暮宿。如鸟空行。来札所问。老僧临死时预知时至。为从话头中来。为从静胜中得。直须问取这僧始得。非愚之所得知也。所贵学道为了生死。故当不顾危亡。向无可巴鼻处进步。若只图顺易可以攀缘。认定有澄空一境在非心非目之间。以为近道。假饶从佛肚内坐一万劫。亦只是死水。澄之则是。挠之则不是矣。唐王在闽起鱼山工科给事中。累官东阁大学士。以病乞休。寓汀州。城破遂为僧。更名正志。号檗庵。得法于灵岩继起禅师。隐莲华峰翠岩寺。老于虞山。而如农亦与鱼山同时出戍宣州。后剃发于黄山。寓苏州以卒。时又有张大圆者。名有誉。江阴人。天启二年进士。历官至户部尚书。南京破。遁入武康山。依继起及硕机禅师。晨夕参究。夙慧顿发。已而继起主灵岩。大圆从之刳心受锻。泮然冰释。年七十。广演金刚般若经。八十重疏孝经。居灵岩二十五年。其子弟逆之归。康熙四十五年九月迎继起作别。至则合掌曰。弟子时至。明旦行矣。明日复告曰。今佛法世间法一齐放下。但愿生生不离左右。言讫而逝(明史.鱼山剩稿.檗庵别录)。

  知归子曰。黄宗羲言。明季士大夫学道者多入宗门。如金先生及蔡懋德.马世奇.钱启忠皆是也。然皆以忠义名一世。宗门以无善无恶为宗。如诸公者。血心未化。乃儒家所谓诚不可掩者。在宗门不谓之知性也。固哉安羲。儒与佛有二性乎。孟子曰。天下之言性也则故而已矣。故者以利为本。诚利之则忠义。若禹之行水矣。何血心之能与焉。大慧亦言。菩提心者即忠义心是。余读金熊两先生书。其于君臣师友间至性激发。若水寒而火热。然其真丈夫之雄。法门之杰乎。顾世之论鱼山者颇异。予详其行事。著于篇。俟论世者征焉。

  汪大绅云。予少时未闻道日。极服忠义之士。谓忠义之士便是圣贤。便是活佛活菩萨。此外有甚圣贤。有甚佛菩萨。后来反覆推勘。方晓得忠义之士能了手者实难其人。圣贤之学。当生则生当死则死。一循乎天理。即此是忠义。即此是道。非忠义之外另有甚么道也。但于忠义上一些也搀和不得。才搀和一些子。便非天理。于道即有未尽也。佛菩萨之学如何是忠义。曰本来空是。如何是本来空。曰忠义是。当体即是一真实而已矣。即此是忠义。即此是道。亦非忠义之外另有甚么道也。但于忠义上一些也污染不得。才污染一些子便非真实。于道即有未尽也。予于道有闻而进之不勇者。坐忠义之心微故耳。忠义之微。坐为好名好色之念所汩而已。誓当上面截断道学佛学。不留一元字脚。下面截断好名好色。不留一元字脚。专提忠义二字为金刚宝杵。佛来一击。魔来一击。临济德山何有哉。大慧高峰何有哉。



   从上面之记录,可知熊鱼山因为揭发检举周延儒(1593-1643)而入狱有一年多,但就在人生失意的困难时期,熊鱼山仍然不失学佛人之本分,不仅用佛法来感化狱中之人。晚上还要做功课,礼拜诵经,从不间断,以及做蒙山施食,以利益恶道众生,特别是超拨那些在监狱之中因为营养不良或生病之后死亡的犯人。同时还在狱中为他人讲说心经,并写成了《心经再传》。


 

   这种道心不失,身陷囫囵之后仍然以利益众生为首要,实乃我等后学之典范!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