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南怀瑾那位怪异师父竟是活罗汉!  

2016-11-29 10:4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前面的文章之中,我们曾谈到了有一位罗汉的化身混迹于国民党的部队之中,并感化上司的事情(罗汉混迹于抗战队伍中竟感化团长也信佛皈依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l5h.html),其实人真的是不可貌相,我们保持一种清静观才比较如法!


       而很多人知道南怀瑾老师,其一生也富有传奇色彩,那么下面的文章中说到了他的一位师父,是极其之其貌不扬,但却是一位真实的罗汉化身,下面我们就来分享一则挺有意思的文章(来源于:如意宝论坛):
 
南怀瑾那位怪异师父竟是活罗汉!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我在成都拜過一個師父,是我老師袁先生帶我去拜的,叫光厚和尚,連我這個師兄也沒有見過,那時在成都是有名的大阿羅漢,活的羅漢。他住在東門外一個城隍廟裡,亂七八糟的像土地廟一樣。他有個師兄爛鼻子,鼻子沒有了,為什麼?因為亂嫖,得了梅毒,鼻子就爛掉了,那麼壞一個師兄,光厚和尚也不討厭他。這位師父怪事很多啦,我的老師講:“懷瑾啊!要皈依嘛,就找一個有道的真羅漢去皈依!”我說:“在哪裡啊?”“我帶你去皈依他。”袁先生跟師母都皈依他的,我說:“好啊!”去了一看,光厚和尚身高不滿三尺,比我還矮得多,長得真漂亮,什麽樣子呢?兩個眼睛大得像枇杷那麼大,鼻子小得像一瓣蒜頭那麼小,是真的哦!嘴巴大大的,像菱角一樣彎上去,耳朵像棋子一樣圓圓的、小小的,戴了一副金絲的大眼鏡,光個頭,走起路來搖搖擺擺的。他一年到頭不管冷天、熱天,就穿一件百衲衣。百衲衣你們沒有看過,大袖的和尚袍子,有幾十層,一針一線補起來做的;頭陀行的百衲衣,哪個地方破了,又剪一塊布在這個地方再補一補,所以都是線條。光厚和尚穿的百衲衣好像很髒,可是我挨攏去聞聞,沒有什麼臭味的,熱天也好、冬天也好就這麼一件衣服。 我的老師袁先生帶我去,一看到他,在很髒的地方就跪下:“師父!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的學生,要皈依你的。”“好啦!好啦!不要拜啦!就這樣算皈依啦!”我說:“這怎麼行啊師父!還是正式皈依。”“沒關係!沒關係!就這樣你跟我講吧!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跟著念三句,皈依了啊!”就那麼簡單。他那裡坐了兩排百把人等他看病,他手裡拿個洋油燈,一個指頭放在燈上面,也不曉得燙到沒有,然後問病人:“你哪裡痛啊?”“頭痛。”他拿那個手指在病人頭上一按,“呲…”,那個人就叫:“不得了啊師父!好痛,好燒喔!輕一點,輕一點,唉唷!好燙啊!”“燙一下就好了!好了,好了!”給他錢就放一邊,不給他錢,你走你的,他也不問。然後問第二個:“你哪裡痛啊?”“肚子痛。”他就烤下手指按肚子。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牙痛按牙齒,我在那裡看,這是什麼呀?後來我才知道,他根本就不需要用這個燈,隨便哪裡他給你摸都會好的,但是他絕不願意暴露有工夫神通,故意弄個燈,“呲…呲”,就這樣。然後我老師推我一下,意思是不要動,等他,我們就在旁邊看他玩,百把個病人只要兩個鐘頭收拾得清潔溜溜,都搞好了。 然後我老師就說:“師父啊!請你吃素齋去。”“好啊,好啊!”坐個車子就把他拉到素館子,叫了好多素菜,但是我們請他吃飯麻煩了,他守過午不食戒,叫了八盤一定要吃光,吃完了盤子還拿來舔過,“不要糟蹋東西,罪過啊!罪過啊!”他不吃也可以,吃多也沒有關係。他的頭髮大概有半寸多長,有時候剃光頭,有時候兩三寸也不剃,身上有蝨子,我看到蝨子爬到上面來,說:“師父啊!這裡有個蝨子。”“不要殺生!交給我,交給我。”然後他把蝨子拿過去,往褲腰上一放,“牠這樣就會不服水土。”不服水土你們懂吧?叫我們不要殺生,交給他,他把牠放在腰裡,蝨子就完了,這裡肥肉吃了不服水土。(眾笑) 我跟老師倆故意整他,想看看師父究竟怎麽樣。有一天我們有一個同學,好像是楊光岱還是誰,我記不得了,不是鄧嶽高兄、李自申,楊光岱還是王迺鶴去找他:“師父啊!請你吃素齋。”“好啊!好啊!”“吃了我們去找南懷瑾。”“好啊!好啊!”他很高興,病人看完了,去吃素齋,我那個同學叫了一大堆:“師父,我今天吃不下了。”“怎麼搞的?一直吩咐你不能多叫,浪費,暴殄天物,罪過啊!”“我實在吃不下了怎麼辦呢?”“好了,好了,拿來都給我吃掉好了。”之前我們都講好的,等他們吃完了,我又提了一碗素麵去了:“師父啊。”“怎麼搞的?王迺鶴剛請我吃了素齋。”我說:“我也吃飽了,我想師父還沒有吃飯嘛,病人看完了,想跟您談談,所以帶來了。那算了,把它丟掉好了。”“不可以!不可以!”“那怎麼辦?放到晚上吃。”“我過午不食的,你們吃嘛。”我說:“我們都吃飽了。”最後他説:“好!好!吃吧。”吃下去了,然後到了三義廟附近的茶館,袁老師在那裡等著,我們倆陪師父來了,袁老師説:“師父你來啦!很好的油炸麻花,吃啊!吃啊!”“剛吃啦,他們請我吃飯。好!好!吃啊!吃啊!”還是吃了,他也沒有事。 
 
      我就問他:“師父啊!人家都叫你活羅漢,怎麼來的?”他說:“誰知道?我哪裡是羅漢,他們亂叫的,叫我羅漢就羅漢算了!”很生氣的樣子,我說:“總要有個來源吧?”他說:“有啊。”給我講起來,就是前天我講過的,當年他在寶光寺做淨頭師,天天洗人家揩屁股的篾片,洗乾淨以後還要曬乾,再往臉上刮一下,怕人家把屁股刮破了,這樣做了三年哦!你想想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哪裡像你們這樣!然後他從川北遂寧三步一拜,拜到五台山,去拜文殊菩薩,走三步路拜一拜,真的這樣! 他說:“我拜到五台山以後走錯了路,五台山後山那個金頂是尖的,沒有路。”他不曉得從這裡怎麼拜上去的,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很誠懇。五台山的老方丈夜裡做了個夢,文殊菩薩托夢給他説,明天後山來一個活羅漢,你們統統要去迎接。老和尚相信文殊菩薩,第二天一早通知眾和尚都站在後山懸崖邊排隊等他,等一會儿他拜上來了,老和尚說:“你看菩薩有靈吧!活羅漢來了。”“我也不曉得怎麽一回事就拜上來了,大家就説迎接活羅漢,叫我吃素齋。我說我是四川一個普通和尚,從遂寧三步一拜,拜到這裡來,我是什麼活羅漢啊?你們怎麼搞的?”老方丈一定要把最高的席位給他擺好,讓活羅漢坐的,“我肚子又餓,推又推不掉,這些和尚一定講我是羅漢,我也實在餓了,羅漢就羅漢,坐上去先吃了再說吧!就這樣給人家叫成了活羅漢。”你們聽聽,他跟我講得很輕鬆,我聽了不敢講話,真是肅然起敬!沒有路怎麼上去的啊?怎麼三步一拜,拜上去啊?誠則靈!也不是他的神通。他故事很多啦!     還有袁淑平都不知道,這是袁老師告訴我的,我師母的媽媽有一次生病快要死了,我師母就跟我老師吵起來,他們兩個人都學佛學禪:“你不是說開悟了嗎?媽媽病了你把她治好啊!袁老師說:“我也沒有神通。”“那你學佛有什麼用啊?”夫婦之間,就是六世達賴講的:   自嘆神通空具足,不能調伏枕邊人
 
 這是第六代達賴的情詩。
 
我的老師當時也有這個味道,然後老師給師母吵煩了,就說:“走吧!我們到東門找師父去。”兩個人就坐車子到東門外找光厚師父。師父剛好病人醫得差不多了:“你們兩個來幹什麼?”我的老師同師母都是他的皈依弟子,老師說:“師父啊!我媽媽病了。”“什麼病啊?”“病得快要死了,真的快要斷氣了,沒有辦法,求師父去看看!”“人要死了,我有什麼辦法?要死了沒有辦法的!”他不肯去,我老師作風素來很特別的,把師父一駕,説:“師父啊!去也要去,不去也要去!”他說:“你怎麼不講理啊?”我老師說:“那我們皈依你幹什麼的?”他又笑又氣,就罵我老師:“袁煥仙啊!你就是這樣一個人,好吧,走吧!”我老師後來告訴我說:“我啊!當時給你師母逼得沒有辦法了,只好找師父。師父來了以後,媽媽躺在那裡快要斷氣了,他跑到床邊在老太太頭上拍兩下,‘起來!起來!起來!’,就起來了,就好了。”
 
就這樣一個人,你看看,有意思吧! 還有一個了不起的事,他每天夜裡子時以後起來,身子前面掛一個木魚,在成都東門這一圈敲木魚,念過街經,每條街他都念,“南無阿彌陀佛”,咚!“南無阿彌陀佛”,咚!這一圈敲完了回來,天已經亮了,這樣在東門好多年,這是我老師告訴我的。他給人家看病看來的錢很多,他也沒有鎖,這錢到哪裡去了?被他的師弟拿去做壞事了,他也不問,但是師弟把錢用光了,還要他的錢。有一次為了什麼事情,師弟下碗麵給他吃,麵裡放了毒藥,把他毒死了,然後把他的衣服褲子都扒光,弄一個畚箕抬出去送到西門外,在一處空地,四川人叫“壩子”的地方,就把他埋在那裡。 他老先生在裡頭埋著,睡了一覺睡醒了,眼睛看不到,覺得氣悶就往外拱,總算拱出來了,可是毒藥發作眼睛看不見,就在地下爬,他也感覺到身上沒有衣服。早晨在西門外,天還沒有完全亮,鄉下賣雞的、挑擔子的人看到前面路上有個東西在爬,圍攏過來一看,認得是東門的光厚和尚。他也聽到有人了就說:“大家幫個忙,脫件衣服給我穿上,給我送回去啦!”大家就把他抬回去了。東門的人那一天糟糕了,那個時候鐘錶都有了,但是大家聽慣了他每天“南無阿彌陀佛”,咚!比如敲到這一條街,大家聽慣了曉得大概四點半,那一條街的人聽到又知道五點了,大家把他當成鐘錶了,可是那天早晨大家都起遲了,沒得聽到“南無阿彌陀佛”,咚! 結果西門外的這些人把他抬回來了,東門的人看到問:“怎麼搞的!”“光厚和尚在路上光着爬。”這些人都叫他師父哦,對他很恭敬,圍得人山人海的。當然很明顯的是師弟把他謀害的,他自己搞搞眼睛又好了,你想他的徒弟上中下生熟人等,也有做大官當軍閥的,像我的老師都是第一流的調皮人,這些人都是他的徒弟,大家都來看他,有軍閥就說:“把他的師弟捉來槍斃!”他就説:“沒有這個事,不准!”那些軍閥殺個把人不在乎,拖出去送一顆子彈就完了嘛!他不准槍斃他的師弟,然後大家說:“這樣的壞人,不是因為你才要搶斃他!”最後他發了脾氣:“你們不要叫我師父!叫我師父就要聽我的,不准!”大家給他罵了,你看這是個什麼人?這樣也是和尚啊! 
 
像過去叢林裡的茅坑叫東司,都修在東邊一側的,以前的老茅坑是一排的,當年成都寶光寺就有。茅房裏頭,大家蹲在那裏彼此白白的、花花的屁股都很清楚的,沒有什麽了不起。那時也沒有草紙什麽的,我這個師兄也看到過,把毛竹片一片一片削得光光的,然後曬得幹幹的,放在那裏,屙了大便以後,拿一片在後面卡噠一刮,刮完了以後,有一個水桶,“咚”就丟進去了。叢林裡管茅坑的叫東司頭,種菜的叫園頭。東司頭每天要把每一個竹片子都拿來洗幹凈再曬,曬好了再放在那裡用。所以光厚老和尚,是個活的羅漢,他就在寶光寺做了三年的凈頭師。我說,師父啊,你這個真了不起!他說,這是應該的啊!我說,那個竹片子又髒又臭。他說,我啊洗了幹凈以後還在臉上刮一下,就怕把人家屁股刮破了。你看這個心思,這個作風。 不像你們哦!真叫你做勞苦一點的事,那個時候絕對無我,勞動的時候找不著我,吃包子的時候絕對有我!(眾笑)你們的佛法就是這樣,勞動的時候學空,吃東西的時候學有!不得了的哦!
 
 
                                                                                                                             整理自《南禅七日》 
     那罗延身,就是天人中金刚力士不坏之身。
 
     中国道家把适合修道的地点,分为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佛家也有类似的说法。山东的崂山据说就是这样的道场,经常有神仙在此聚会,那罗延窟据说就在那里。身体不好的同学要注意,就怕你不修持,如果见道了,得了正定,行愿成就,去修那罗延法还是可以修得金刚不坏之身。每个人要自己发心立志。菩萨入世修持,示现多病丑陋,但是修行成就了,得那罗延身,就会是一切众生所乐见。 
 
       当年我有位皈依的师父,他是真罗汉来的,可是面孔长得非常怪。他眼睛奇大,大到要戴平光眼镜遮一下。鼻子像头大蒜,嘴也奇大,上弯到脸颊上,耳朵小得像颗棋子,眉毛只有短短的两点黑。他的相貌如此,可是我们成天喜欢亲近他,觉得他很庄严。他每天不洗澡,一年到头只穿同一件纳袄,照讲是很脏的,可是他决不让你觉得不干净,甚至他住的地方还有一股清香味。他身上还有虱子,有时他坐着会动一下,就是虱子咬了,但他决不会伸手去抓。有个同学看到他衣领上有只虱子,就一把抓住。他忙叫这同学不要杀生,还把这虱子放进他裤腰中。这都是我亲自经历到的。 我这位师父妙不可言的事太多了,他说他曾花了两年多,从四川一步一拜,去山西五台山朝山。可是到了五台山,他拜的路线走错了,应该从前山上的,他居然绕到后山攀顶,那个坡陡的不得了,他也这么一路拜上去了。前一天晚上,山顶庙中的方丈梦到文殊菩萨对他说,明天早上后山有个活罗汉来了,要全寺郑重欢迎。第二天一早,方丈率全寺僧人披袈裟夹道等候,结果迎到了他。他还莫名其妙,死也不肯承认自己是活罗汉,但是众人仍然簇拥着他上大堂用斋。他的活罗汉称呼,原来是这么得来的。 
 
     更早的时候,他在成都的宝光寺,管了三年的茅房。过去的厕所不是现代这个样子,管茅房真的是整天与大粪为伍。过去在丛林下,上大解不是用草纸揩,而是用竹片刮。用过的竹片不丢掉,几百僧人每天要用,怎么来得及削,所以用过就投入水桶中。管茅房的每天就要把用过的竹片洗干净,晾干再放回茅房。他每洗过竹片,就拿在自已脸上刮一下,看看竹片是否光滑,怕把僧人的屁股刮破了。他这种修行,是真修行,我们哪里能比? 我介绍的这些师父,他们一年到头都不生病,样子虽丑可是庄严无比。硬是不洗脸,脸也不脏。虽然身上长了虱子,可是我们却不会嫌他们,可爱到了这个程度。我亲自体验到,修行人的功德庄严,会影响到众生对他的观感到如此的程度。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