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关于上师;三恩上师;根本上师和灌顶的认知!  

2016-02-23 13:2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以下摘自宗萨康谢五明佛学院院长彭措郎加堪布于2008年在新加坡的讲法记录,吴宁强翻译 >
 
 
 
关于上师;三恩上师;根本上师和灌顶的认知!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今天我们讲述上师话题,首先我们就应当讲一下什么是上师和根本上师的关系和区别。
谈到上师和根本上师的关系和区别,虽然往昔诸位大师的说法略有差别,但其中的共同之处,就在于:上师善知识和根本上师,是共通密乘和无上密乘有所差别的两种称谓。
如果按照律藏中的法义来描述上师善知识的话,就是:“严持戒律调柔相,通达度生之仪轨,能对病人生悲心,能对眷属生慈心,能够善巧观化机,讲述适宜之佛法。”符合这些标准的就是上师善知识,而不符合的就不是上师善知识。
如果按照大乘经典当中的说法,虽然各个具体经典当中的说法各有差异,但是如果按照《入菩萨行论》的内容来说的话,就是:“善巧通达大乘义,即使舍弃己生命,也不舍弃菩萨戒。”这就是大乘对于上师善知识的要求。
同样是大乘的观点,萨迦班智达曾经这样谈到上师善知识的标准:“戒律精严故身语清净,智慧广大能通晓诸藏,悲心广大能摄受弟子。”符合这三条的,就是合乎要求的大乘上师善知识。
如果从密乘的无上密观点来看,有类似外十条标准、内十条标准、密十条标准、真如性十条标准共计四十条标准的许多说法,但如果归纳性地简单陈述无上密的金刚上师标准,就是:“具足无上密三昧耶,通晓密乘诸藏法义,拥有究竟见地之体验,本尊之念修已经彻底,悲心广大能利益众生。”符合这些标准的人,就是可以去依止的无上密金刚上师。
这样一来,不论一个人想去修学什么样的佛法法门,不论他想去依止声闻乘的上师善知识,还是想去依止大乘的上师善知识,还是想去依止密乘的上师善知识,首先就应当按照经典当中的描述,去仔细地观察这个对象是否符合这些标准,这也就是所谓“首先弟子应观察上师”的意思了。
如果经过观察,认为这个上师善知识符合标准,那么就可以其亲近依止这个上师善知识,进而求学各种自己所希望学到的佛法法门,这就是第一阶段——弟子观察上师善知识——之后的第二阶段——弟子依止上师善知识。
如果要将上师的标准再加以归纳,最简单的标准是什么呢?那就是一定要具足大悲心,或者说具足广大的利他之心,或者说具足菩提心大宝。符合这个标准的人,就可以被当做上师善知识去依止了。
只要是这个上师善知识具足了大悲心,你去依止这个上师善知识,他就从来不会误导你,从来不会欺骗你。因为他具足大悲心,不论他让你做什么事情,或是学习什么内容,都是建立在能够利益你的基础上才做的,并不是为了他自己的什么目的,并不是为了骗你而令他自己得益而做的。
因此说,如果你是依止了一个真正具有大悲心的上师善知识,那么在你的整个一生中,就根本不会产生“我好像跟错师傅了、我好像被骗了”的后悔心理,因为这个上师善知识具足大悲心,完全就是善的代表,就好像德格人所说的“从头到尾都是白色”的谚语一样,是真正值得依止的。
如果是一个没有大悲心的上师喇嘛,或者说是没有菩提心的上师喇嘛,虽然他也能够时不时地表现出白善的行为举止,但因为之前自己没有善加观察,最终你就会产生“原来我是被骗了,现在才明白”的悔恨心理。
所以说,从一开始,弟子就一定要很好地观察分析上师,而且不能仅从外表去观察分析,而是要观察分析他是否真正具有大悲心或者菩提心,以避免以后后悔。这一点非常重要、不可或缺。
比如说我,我是依止老堪布白玛当秋为上师的,差不多在二十余年的时间里面,我都是非常欢喜开心的心情,从来没有哪怕一天的“我怎么拜了这么样的一个师傅!”的心理,每当我思维的时候,从来都是“我能够遇到这样的一个上师,实在是我的好福气啊!”“我一生中最大的利益和善业就是依止这样的一个上师了啊!”
因此,如果一个修行者,与显教的不论是声闻乘还是大乘的教法建立了关系,有了自己的上师善知识,那就一定要将上师善知识当成佛陀一样去看、去对待。而对于密乘、无上密乘的一个修行者而言,从上师善知识对于自己的恩德之大来说,则要认为上师善知识就是真正的佛陀,而不是当成佛陀,因为二者根本无法区分开来。
所谓的恩德,有三种,赐予自己灌顶、传授自己续部、传授自己窍诀。如果一个上师善知识对于自己具有这三种恩德,那他就是自己的三恩上师;如果他给自己传授了灌顶和续部,那他就是自己的二恩上师;如果他仅仅只是给自己传授了灌顶,那就是一恩上师。这种三恩上师的观点,出自萨迦班智达的《分析解说三种律仪》。
讲到这里,其实就已经涉及到了上师和根本上师的区别了。如果按照萨迦班智达的说法:“般若波罗密多乘的上师善知识,从来就不是正上师、圣善知识”,这里是将根本上师等同于正上师、圣善知识而言,只要是显教,不论是声闻乘还是大乘,不论弟子们如何将上师善知识当成佛来对待,但都不是正上师善知识,都不是根本上师。只有你从该上师善知识处得到了灌顶、学习到了密乘的法义,才能谈的上是你的正上师、圣善知识,或者说是根本上师。
如果说,一个弟子,从一个上师处得到了灌顶,得到了续部法义的教授,甚至得到了窍诀的传授,建立起了如此的法缘,就算上师不对弟子说“我是你的根本上师!”,弟子也没有请求说“你做我的根本上师吧?”他们事实上已经是弟子和根本上师的关系了。
反过来,如果弟子和师傅之间,根本就没有建立起来上述的那三种法缘关系的话,哪怕师傅对弟子说:“我是你的根本上师!”,哪怕弟子对师傅说:“我请你当我的根本上师!”,事实上也是不成立的。
所以说,弟子和根本上师之间关系的建立,关键就看相互之间是否建立了灌顶、续部教授、窍诀传授之类大的法缘。
如果一个弟子,从一个师傅处接受了灌顶,从外相上看,从一般意义上来说,当然可以算是建立了弟子和根本上师之间的这种法缘关系。但是严格来说,还是要看有没有真正得到灌顶。因为并不是接受了灌顶,就一定能够得到灌顶,只有真正得到了灌顶,才可以说是灌顶师是自己的根本上师。如果只是自己参加了灌顶法会,却不能肯定自己是否得到了灌顶,那么弟子和根本上师这种关系也就不一定建立起来了。而如果从续部传授和窍诀传授这两个方面来说,只要是师傅给弟子进行了讲解和传授,那就已经建立了相应的根本上师的法缘,并没有像灌顶那样,还要区分是否真正得到了灌顶。
所谓的真正得到灌顶,有四种方式:
第一种,也就是最上等,就好像恩陀罗菩提王那样,在接受《密集金刚》灌顶的时候,其产生的灌顶之智慧,就是佛陀的智慧,那也就是说,他在接受灌顶的时候就成就了佛陀果位,这就是最上等的得到灌顶的方式。
第二种,就是在接受灌顶的时候,所产生的灌顶之智慧,是登地智慧,这在印藏那些大成就者当中的例子很多,比如比日瓦巴大师,他在接受上师的灌顶,进入到上师化现之坛城的时候,就产生了初地菩萨的智慧,成为了初地菩萨。这就是第二等的得到灌顶的方式。
第三种,就是弟子在接受灌顶的时候,产生了表示比喻的智慧。一般而言,是得到了加行道的智慧和成就。这种得到灌顶方式的例子也非常多,比如说第二世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当他迎请多朱钦登比尼玛而接受灌顶的时候,据说是当下就生起了表示比喻的智慧。
第四种,当弟子在接受灌顶的时候,并没有产生上述三种的智慧,但是至少也应当明白能表所表、能诠所诠、能净所净的含义,能够懂得灌顶的法义。比如说,对于一个彩粉坛城,或者布绘坛城,弟子能够明白这个坛城的意义在哪里?如果对应于自己的身体,到底又表示的是什么?是什么含义?比如说宝瓶灌顶的时候,灌顶之处在身体的什么地方?会带来什么样的利益?也就是说,这个弟子如果明白了这些含义的话,这就是最小程度、最差的得到灌顶的方式了。
对于我们现在的学佛人而言,就算是能够得到灌顶,也最多是第三种和第四种的方式。如果具体到我自己而言的话,如果能够有第四种方式的得到灌顶,那也是非常非常好的了。大多数情况下,今天要去参加灌顶了,到了那里,被宝瓶在头上放一下,喝一点水,这就是接受了灌顶了,然后就四散而去。这根本就谈不到任何的得到灌顶。
当建立起来了这样的弟子和根本上师之间的关系之后,从祈请的角度而言,萨迦班智达曾经说过:“按照显教的说法,是将上师纳入佛法僧三宝而进行祈请;而按照密乘的观点,则是将佛法僧三宝纳入上师而进行祈请,二种祈请具有如此的差别。”所以,现在藏地的上师瑜伽等祈请方式,基本上都是以无上密的观点作为基础而进行的,比如在一些格鲁巴的上师瑜伽法中,就有“上师你是佛、上师你是法、上师你是僧……我祈请”之类的说法;比如在萨迦的上师瑜伽法中,就有“总集一切皈处的上师大宝……我祈请”的说法;比如在宁玛巴的上师祈请文中,则有“三世一切诸佛之体性……我祈请”的说法;嘎举巴的上师祈请文中,也有“总集一切皈处体性的上师……我祈请”的说法。所有这些,其实都是按照无上密的法义,而将佛法僧纳入到上师中而进行祈请的。而在《天法》等某些法门之中,也有将佛法僧拆分开来,而说“总集一切诸佛体性的上师……我祈请,总集一切诸法体性的上师……我祈请,总集一切圣僧体性的上师……我祈请”之类的说法。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顺应无上密的法义而进行的祈请。
下面我们就用第一二世降阳钦则仁波切作为例子来说明上师的法义。
第一世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在他整个一生当中,在藏地八大教派的传承中,毫无分别地先后依止过二百余为上师;而第二世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在他一生当中,也先后依止过百余位上师。他们就好像我们刚才所讲述过的,虽然他们都依止了那么多的上师,首先都是对于上师经过了是否符合性相的观察分析,而后采取依止求法的。并不是未加任何观察分析,就直接前去建立法和誓言的关系,并不是这样的作为。
不仅要观察分析这个喇嘛,他们还要观察这个喇嘛的法脉传承从何而来?这个喇嘛的上师又是从什么人那里得到的法脉传承?也就是说他们要分析观察法脉传承是什么?然后还要分析观察法脉传承中三昧耶誓言是否清净?要进行种种的分析观察之后,才能决定是否要去该喇嘛跟前依止求法。
因此,在藏地,只要是了解第一二世钦哲仁波切的那些喇嘛上师,都会非常认可钦则传承的真实性和清净性,都会非常重视钦则传承的完整性。比如说,针对具体的一个灌顶,只要有相关的清净传承,就会去到各个喇嘛上师跟前,听闻各种不同传承的同一个灌顶,这样就尽可能完全地将该灌顶的传承收集到了一起,所以说钦哲传承就囊括了所有教派的各种传承在内。
在他们从如此众多的喇嘛上师处听闻了众多的法门之后,是不是就需要将每一个法门都要每天进行念诵呢?如果是像我们这样的出家人,除了念诵修行之外就别无所做,因此可以念诵很多。但是对于在家人,对于有社会工作之人,只要视情况做到念诵其实也就可以了。
就比如说钦哲仁波切他们,差不多得到了七百余函法门的灌顶、口传和引导,别说他们每天念诵一遍了,就算是连续念诵一年,可能也完成不了完整的一遍吧。
所以说,要将从各个喇嘛上师处所求的法门每天都至少念诵一遍,这实际上是做不到的。
因此,一个有工作的修行人,每天选择一个上师法、一个本尊法、一个空行法、一个护法法等这几个重要的代表性法门,完成一遍念诵或者观修,其实就可以了,哪怕自己已经得到了上百的法门,其实每天只要修行这几种代表性的即可。或者也可以只修行好像《三根本合修法》这种法,因为它已经涵括了上师本尊和护法空行在内,因此只修一遍此法,其实也是可以的。
那么,我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因为你们有日常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因此就让你们念诵少一些呢?不是!这是因为萨迦班智达曾经说过:“任何出世间的智慧本尊、护法、空行,虽然他们的外相上千差万别,但是因为他们的心相续完全都是一个的缘故,因此修一个就等于修所有。”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才会说你们一天之中只要能够完成一遍上师、本尊、空行、护法的代表性法门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将所有法门全部都念诵或者修行一遍。
比如说一个修行观音的修行者,他仅仅只修行观音,并没有修行别的什么本尊,那么当他最终成就观音的果位之后,他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观音体性,已经是真正的观音了,那这个时候,他会不会想:“现在我已经成就了观音,接下来我是不是要成就一下文殊呢?”根本不会,也根本不需要!因为他一旦成就了观音,也就等于他成就了文殊,也就等于他成就了金刚手。这就是用来说明上述法义的另外一个例子。
所以,修一个本尊其实就完全足够了。那么,我到底应当修哪一个喇嘛上师传授的本尊呢?你们应当选择一个你们自己认为最有信心、最有恩德的那个喇嘛上师所传授给你们的本尊修行就可以了。而对于其他的喇嘛上师,虽然他也传授给你们另外的本尊法门,也告诉你们这个法门如何如何好,你们应当如何如何修,但只要是一个真正明白法义的人,就一定不会说“你们修那个本尊,没有修我传授的本尊,这很不好”,一定不会这样说的。
如果有喇嘛这样对你们说了,你们也不要对这个喇嘛上师产生不好的观点和看法,因为毕竟你们已经建立了一定的法缘,因为他之所以传授给你不同的法门,是为你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你们只要在心中能够明确“我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太忙没时间,而是因为我明白了‘修一就等于修一切’的道理,所以我就只选择了一个本尊去修行”,这样就可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