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也许有一天,这个开示会对你有用!  

2016-05-26 16:0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萨钦哲仁波切在澳州金刚持寺带领龙钦心髓(宁提)加行闭关,给予闭关者下述中肯的开示。

 

 也许有一天,这个开示会对你有用!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现在我要探讨蒋贡康慈仁波切所著《遥呼上师》祈请文末段注释。我认为不但在此时闭关时必要修持,乃至于终生佛法修持中都相当的重要。这些祈祷文非常短,各位无需撰写一字一句,只需想自我有如面对著上师、本尊、勇士、空行、诸佛菩萨说话般即可。事实上,你们确定可以和他们对谈。
 
   依循蒋贡康慈仁波切的说法,在上师瑜珈的结行部分念诵此段祈请文是非常殊胜的。我也常常持诵,对我很有些助益。

“请了解我,就在此时,这个时刻,示现您的慈悲”。Lama khyenno tukjey du zik damcho taru chin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成就胜法”。

  修持佛法或精神道,如大圆满法,于某种说法而言, 它们可以是非常简单就成就的,如果你具足功德、有虔诚心、上师的慈悲伴随、与上师有业缘,它们就非常简单即开悟。
 
另一方面,佛法修持可能会非常迂回、非常无聊、消耗时在间,令人畏惧或未有相应,因而使行者丧失动力。能修持一天或两天、一星期或两星期,一个月或两个月,都是好事。要持续到死亡,真正发愿,要一而再、精进再精进来改善对法的热诚,实为不简单。

最重要的差别是在于对法的不够深入了解,即无法看出它的吸引力。例如,在发现一块绿松石为宝玉前,没有人会要拿它来加工,可是一旦知道它是美玉,即会加以琢磨。我们听闻过法是如何珍贵,但由于我们福慧不具足,有所障蔽无法看出应该看到的,甚深v法的价值、美丽、吸引力、丰盛与富裕。因此对修持法的渴望与热诚就耗弱了。
 
此外,雪上加霜的是,数世累积的业债、烦恼又从旁侵袭。一方面不了解修持佛法的价值;另一方面又受到过去业债的侵逼,两者交相攻击。此乃“damcho taru chinpar jingyi lob”之意。加持我,赐予我加持力,使我顽强、坚忍,无论发生任何事,我绝不放弃,赐予我如是加持力。

我们在献曼达时,应如是祈求,行皈依礼时更该如是祈求。例如: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会坚持、我不会退转等等。发菩提心时,更应如此。我们最大的问题只因没有好梦,即丧失对法的热诚。无论我们修持多久,只因未曾有过好梦,或身体无任何好的觉受,或感官的没生出愉悦等等因素,使我们丧失对法的热诚。如若真有这样的沮丧心态发生,此v我们必须铭记在心,我们曾受过菩萨戒。寂天菩萨曾说:身为菩萨,对众生即有责任。我们都知道,基本上我们修行,不是只为了自己的解脱;理论上都也许我们了解,但事实上却常常忘了这回事。譬如我修法,我不为自己而修;你也不是为你而修,而是为了所有众生。我们要在乎的不是自,我们应有如是的态度。
 
走在修行道上,我们有机会和各种怪异的、邋遢的、丑陋的、令人恼怒的人相处(多数的我们甚至因未做好梦早已弃离佛法而去,不会遇到这样的机会)。想象一下,我们面对他们。诚如寂天菩萨所说,你必须花时间和精力在这些人身上。我的意思是,你理应使这些人解脱。因此毅力和坚强非常重要。

 蒋贡康楚仁波切多么不可思议,简单数语即能诠释无量涵义。Kyoshey tingney kyew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具有衷心的伤悲”(genuine heart of sadness)。却杰创巴仁波切会这么翻译。具几分伤悲是有必要的。与你们个别会谈时,多数人会提到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不晓得你们是否注意到)多数时候我不会刻意解决这些问题,修行人,不满意此生,就某方面而言是件好事。此生,称为世俗生活的,是不可取的,我们应常有“我们在做什么”的意识。为何要起床、吃早餐、上班、赚钱,也许打十五分钟的盹,然后回去工作、再上床睡觉,第二天也是如此。五天后,称为周末的日子来临,如果没去海边、野餐,就去佛法中心。
 
我们为何要做这些事呢?这类的伤感是我们应有的。它不是疑难杂问。这有点像吃饭或喝汤时所用的盘子,盘子有翘起的边缘,使汤或饭不至于溢出。由衷内心的伤悲类似翘起的边缘,不能弃舍。有了它,心就会趋近佛法,尤其是修持佛法、追随上师等等。所以任持它,因而愿我自内心深处,常持衷心的伤悲。但这不是说在佛道上,我们要采取逃避的方式。你不能,你不可以!你要生活、付账单,即使是佛法中心,在现代也有账单要付。有时我会因为西方社会没有佛法文化,而对这一代的人感到难过。现今西藏和不丹还保有这些文化。在不丹,修行者所需的仅是一个手鼓、一只铃和一个大腿骨做成的号角。只要摇着铃到村里绕一圈,就会有人供养他所须要的食物。然而这种传统也在消失中。同时我们贪婪的心也不允许我们过那种有一餐没一餐,不舒适的乞讨生活。因此,具有诚心并不意味着抛弃一切。但具足衷心的悲伤(saddness)非常重要。
 
接下来是longmey lona tungw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不浪费时间、缩短计划”。这样的翻译难以打动人心,longmey藏文意思是当你非常忙碌时,时间会不够用。因为没有时间,所以只做短程规划。例如,当你只有两天可活时,你根本不必做计划。na 是尾状物或鼻翼,这里指的是尾部。我们常会有“明天我要去雪梨,明年再修法,五年后我会盖个闭关小屋”等诸如此类的未竟事。尾巴实在长。看看我们,当然包括我在内,我们目前都在坡上往下走。我认为多数的我们都已登顶,做计划时都应比以往更为短程。我们应该想还有三十年可活,可是多数人做计划时,好像还可以活一千年似的。我们应该只拟定短期计划,有如我们将于几天内逝去,日子不多了。
 
下一句是chiwa nyingney dren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铭记死亡。”我们多不会自内心深处思考死亡。我们认为死亡是在一段期间后才来临的;譬如说十天后。这还算好。当我在不丹闭关时曾禅修死亡,它确实大有帮助。我是否提过,当我在Paro(不丹)时,我决定十四天内只做死亡禅修,我的做法是数分钟内我一定会死亡。我看着我的表,如果是在九点十分,我会想:九点十一分时,我还能瞧见我的手吗!即使这样进展也不大,最终,我们还是应向上师、本尊、勇父及空行祈求,使我们能从内心深处忆念死亡即将来到,而不是嘴里说说而已。

   Lleyla yichey keyewar jingyi lob.又是很重要的一句话,“加持我,使我坚信业力法则。”这个主题我们已讨论过很多次,对于因果业力,我们并未完全臣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会有意识、无意识地做出非必的恶行。这也是为何我们不热衷于献曼达,那是因为我们对所谓的业力不是真正相信。
 
Lamla barchey mey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的修行道无障难。”由于我们的习性、自身的不安全感、着重八种世俗法的舒适和愉悦,我们的修行道满布荆棘。身心脆弱,所以受干扰时,过错在我,却责怪对方。寂天菩萨曾说:有人以杖鞭你,应责备的是自己的身体太羸弱。各位知道,我们有太多的障难,尤其是闭关时。即使目前这个关不算大关,但也足够成为一个闭房规格。它的殊胜已足够使参加的行者认真有意义的去面对。处于闭关中,障难常会成熟现起。因此往后的十二天,我们应小心翼翼,因为每项事件都在突显、成形,这都是你法上的障难。即使像隔邻同参放屁的小事,都会令你恼怒十二天。所以靖不要演变成那样。
 
还有Drnbla tsondru nu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能精进修 Kyenngen lamdu longwar jingyi lob.“加持我,能转困境为道。”再举隔壁同参放屁例,或是某人打嗝,甚或是小小的一件事,如笔掉落地等荒谬理由;也或许是更不好的消息,如接到父亲死亡的电报。佛法修行者应有能力转此为道,或接受其为一种挑战。这个能力是我们应该追寻的,是我们应从莲师处获取的。
 
再来是Nyenpo rangtsuk tub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能屹立不摇地采用对治法。”不!不!这样翻不太好,“加持我,使我从上师处获得的慈悲、安忍、净观、虔诚心、咒语、手印、禅定、三摩地等等这些应属防御系统的对治法……”加持我,上师,当时机来临时,这些攻击或防御系统或对治法门都能发挥作用。例如当有人激怒你时,你失控了,没有悲心、没有爱心、不能容忍别人、甚而忘了忍耐。这是因为对治法没有运作,失效了。因此这是我们所要求的。加持我,使其发挥功效,使其有能力,平时算了,但在紧要关头,请使它具足力量,不要让它平摆、失效、四处散落。请助它一臂之力。Chomin mogu kyew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能具纯正虔诚心。”目前我们只有创造的、捏造的虔诚心。这个我们以前已谈过。下一句neyluk rangzhai jalw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能面见本性。”目前我们的心在此,所有的境界在彼,心到彼时,我们也只能彼,无法内省。因此加持我,使我能面见心的本来状态。
 
“加持我,使我的本觉能自心苏醒”。Rang-rig nying-u seypar jingyilob.加持我,使本来状态、本觉或俱生智在心中觉醒。康楚仁波切曾说智慧不是出外,而是发于内的。Trulnang zhitsa cho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迷惘的经验连根铲除。”我们所见所做的每件事都是迷惘的经验。还记得我说过的帕楚仁波切的故事吗?(他问他的学生纽修浪托)“你看到星星吗?你听到狗吠吗?”当下这位学生的终生经验崩溃了.

  最后Tsechik sangye drub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能于一生中成佛”“加持我,使我能于此生中开悟”,这是各位所应该祈求的。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