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十分奇:他人皆归天,唯有他在神秘白影引领下大难不死!  

2017-01-06 10:13: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前面,我们分享了一位居士的神奇人生经历(几番生死,诵「大悲咒」终得救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pkh.html),确实这世间有很多神奇的事情,特别是那些生在积善之家或信佛的家庭之中的,则更加容易碰到!。


       而下面的这个故事,也很具有代表性,至于是否为观音菩萨显灵,各位读者不妨自己去揣摩!(来源于:http://story.zgfj.cn/GYGS/GY/2015-12-01/22546.html

 

 


天佑善人:穿越硝烟的生死之旅【原创】
 作者:张禾
 天佑善人.jpg 
天佑善人:穿越硝烟的生死之旅 (智龙/配图)

  崔文武老人出生于一九二六年,八十九岁的耄耋高龄耳不聋眼不花,血压正常腿不疼。自打退休后他每天早上坚持到盐湖禁墙边去散步、活动,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回来再吃早饭,一个鸡蛋,一袋奶。这些年来他不吃肉,不喝酒,一天三顿不是萝卜青菜,就是豆腐豆芽。
  
  当我们好奇地探询老人的养生之道时,乐观健谈的老人却话锋一转,娓娓讲起自己的身世。父母早亡的他自小就笃信观世音菩萨,崇尚积德行善的道理。十三岁那年他随邻居从河南逃荒到运城盐池干苦力时,就常常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尤其是年轻时的那次生死经历,令我们甚为惊异叹奇。
  
  那是六十多年前农历八月十五的前夕,当时正是解放战争“三打运城”的第一年,八路军包围了运城,那时老百姓还不知道八路军已改成解放军。我和二十多个工友正在盐池底下干活,中午时分忽然一队国民党队伍下了盐池,朝我们干活的地方开了过来。是不是国民党要抓我们去当兵?等大家醒悟过来扔下工具四散逃离时,却为时已晚,慌乱时分只听到一声大喊:“站住,谁跑打死谁!”紧接着“叭叭”几声枪响,子弹在我们的头上嗖嗖飞过,大伙吓的都停下脚步。当兵的包围了上来,那个当官的一过来就对我们又踢又打,嘴里骂道:“不想活你们就跑,叫你们去当兵是吃香的喝辣的不比在这下苦强?”说完他让我们二十个人站成一队走在中间,当兵在两边押着我们进了城。
  
  我们被抓的这些工友都被补充到前沿阵地碉堡中。我被带到东门外天地庙东南最高处的七号碉堡。因为我们是才抓来的新兵没有发枪,也没有让我们去参战,国民党官员就集中我们每天在碉堡中训话,也算是临时培训吧!
  
  农历八月十五当晚,我躺在碉堡里屋,听见碉堡外面机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了一片,过了一会枪声停了下来。听见外面八路军喊道:“碉堡里的穷苦兄弟们,咱们都是下苦人再不要为国民党卖命了,快出来吧,过来就给发钱让你们回家。”喊声过后,两边的枪声又叭叭的响了起来。
  
  后半夜,经过一天的惊吓,我实在困的不行,迷迷糊糊刚一蒙眼就觉得有人似乎在喊,“快起来,快起来……”并用手捅我,我睁开眼一看跟前没人,影影乎乎看见好像有个白色影子一闪就不见了。我又迷迷糊糊刚一合眼,又感觉有人喊我“快起来,快走,快走!”我糊里糊涂又坐了起来,一看跟前还是没人,那个白影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站起来刚想迈腿,就看见门口有个站岗的,心里略显犹豫:要是那个哨兵不让出去我该咋说?对!我就说我要解手去大便,他总不能叫人大便到碉堡里面吧?寻思好出去的理由我就往门口走。探头一看,外面天上一轮皓月照的大地如白昼一样。我想:我还穿着一身白粗布裤袄,走在外面要是逃跑,远远就能被哨兵发现,再把我抓回来可怎么是好啊?我又返身回去把白天发给我的黄军装穿到身上,走到碉堡门口,我心里“咚咚”乱跳,战战兢兢地从站岗的面前走过,奇怪的是那个正抽着烟的哨兵,竟没有问我出去干什么,就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连理都不理我。
  
  出了碉堡,我又看见那个白影在我前面领着我,顺着那条从中禁门出来七拐八弯、上上下下的盐沙沟往盐池底下一路小跑。这条路都是我从来也没有走过的路。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条古老的运盐大道,一直通到天地庙门口,这些年来运盐的马车早已不从这条路走了。沟里的杂草长得有半人多高,是狼、狐和小动物出没安家的天堂。我跌跌撞撞跟着那个白色影子走出了盐沙沟,从禁墙下面一条下大雨冲开的流水洞里钻了过去,回到了盐池我住的工棚。我不敢在那里停留睡觉,我怕当官的不见了我,会派人来抓我回去,就寻条麻袋拿上过了环池大路,找了个长满了蒿草的地方躺了下来。
  
  我刚躺下那个白影又出现了,他把我捅醒又在前面带着我一直往盐池老滩走去。我默默的跟着白影来到老滩一处四面环水中间是芦苇蒿草的地方,那白影这才“倏”地一下不见了。我想,这一定是菩萨或神灵知道那里不安全才把我引到这里吧,就把麻袋铺在草上侧身一躺就呼呼大睡了。睡梦中忽然几声枪响把我惊醒,我听见刚才我躺的地方,有当兵的吆喝谩骂声:“出来,再不出来就开枪打死你!”那些当兵的在我刚才睡觉的地方搜找了一会,见没有人就胡乱的放了两枪,走了。我躺在芦苇中吓得一身冷汗,连大气都不敢出。那伙当兵的走后,我一觉睡到第二天午后,浑身都被蚊虫咬的是红疙瘩。我顾不得浑身的奇痒,爬起来涉水过了五六里宽的老滩,来到池南中条山下的小李村老乡家躲了起来。
  
  两个月后运城解放了,我又回到池底下当了工人。我四处辗转打打听同我一齐抓去的二十多名工友的下落。原来,我被派到的那个七号碉堡,被解放军从远处挖地道到碉堡底下放上炸药,轰的一下炸飞上了天,我那些刚被抓去的工友也和国民党兵一起,都被炸的血肉横飞丧了命,一个也不剩了。我当时一听到这消息,就惊得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不出话来,后怕啊!几十年都过去了,我还时常在梦中听到那些枪声炮声,大汗淋淋地一次次惊醒……
  
  回忆完这段年轻时的生死经历,崔老先生深情的说,感恩观世音菩萨的佑护,我才得以死里逃生,看来做人常行善事会有好报的。那些年经我帮助过,介绍来盐场干活不认识的人有二十多个,有从外地逃荒过来没有活干、饿着肚子的穷人,我就给他们吃的又帮他找活干;还有从队伍上开小差的国民党逃兵来到盐池,我帮他们染色衣服或找来老百姓的旧衣换上,再领着他们给掌柜的说让他们到盐场干活。那时我们在盐场干活不发工资,发的都是粮食,一个月每人一石五担麦子,工友之间子女多的不够吃的我常常接济他们。
  
  我说:怪不得有佛菩萨护佑你老大难不死,是因为你做好事感动了上天才派神灵来救你。崔老接着说:要不是那个白影子三番五次的救我,今天我早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当年救我的那个白影,我想一定就是观音菩萨吧。仔细想想,其实当年那影子只是拉我催我走,并没有说话,可我冥冥中就感觉到他的意思而心领神会。那件事情过后,几十年来我更加注意帮助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有困难的人。我在厂里脏活累活从不会挑肥拣瘦,努力干好本职工作,尽到了一个工人应尽的职责。工作岗位再变,我都团结工友与人为善,还介绍成四对婚姻,也从不要谢礼,连人家一口水也不喝。我不杀生,也常劝那些来盐池打猎的人不要杀生,动物和人一样都是有生命的东西,你爱护它,它也会给你回报的。我常想一个人活在世上几十年不容易,但凡多做好事,不做坏事总是没错的,人常说好人有好报嘛,不管你信啥不信啥,多存善心也不损失啥。
  
  听完崔老先生一席话,我总在想:他老人家1949年加入共产党,虽没有皈依佛门,但他常持善念,老天都帮他消灾免祸,他几十年能坚持做好事,又使他一生平安又长寿。不用钦羡命运对他的厚爱,他豁达仁慈的胸腔里始终跳动着一颗佛心啊!

  2015年11月26日定稿于运城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