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男居士的三世轮回经历  

2017-01-06 11:0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苦”我们都忘记了。虽然我们在娘胎里那个苦啊,我们每个人都体验过了,是非常苦的,所以佛菩萨比喻为胎狱。像一个地狱一般的,那种苦。不是一般的牢狱哦,不是坐牢哦,坐牢还不是那种苦哦,是地狱的那种苦。在娘胎里的时候,我们头是朝下的,是倒悬的,那个空间那么狭小,非常的逼窄。母亲稍微地弯弯腰,你就感觉到像泰山压顶一般。母亲喝点冷水,你就像进到这个冰窖里。喝点热水,你就感觉到进到火烧里。尤其是出生的时候,出生的时候,你看那个新的那个皮肤第一次遇到外面的空气,风刀割体般的,所以小孩一出生下来,他是不可能嘻嘻哈哈地笑着下来的,对不对?他下来必然是什么?必然是哭。苦啊,小孩子下来第一句就是“苦啊”。他的哭,哭的时候喊什么一个字啊?喊“苦”字。这个大家不知道吧?那个发的那个音就是“苦啊”。
  
  但是我们这个记忆力啊,一般人可能有点记事的要早一点,有点记事的要晚一点。我记得我们这里面有一个前护法团团长,第一任护法团团长,他还记得他好像满月之后,他出生满月之后,他的爷爷把他抱出来看外面的世界,他还记得这个时候那个场景。他说他第一次看门外的那个外面的世界,哎呀,这个世界这么美好!哎呀,他充满了这种新鲜感。哎,他这个还记得。你们大家还记得啊?不记得了吧?
  
  我还遇到一个居士,她说她的丈夫还记得什么呢?记得他从他妈妈娘胎里出来的时候那个场景。这个更难更难。
  
  那更奇特的就是,他在他这个娘胎里的时候他还记得,甚至还没来之前——出生之前,他都记得。这个我们就是我们平时所讲的,叫什么啊?叫再生人。再生人他记得他前世,他是怎么投胎的,里面整个的觉受,他都知道。
  
  我认识一个,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啊。是一个年轻人,**的,**岁(注:涉及隐私,故隐去),是一个男青年。他去年年末的时候在我们这里打了三个佛七,然后又接着呢又闭了21天的关。21天关结束不就要过年了吗?他买火车票买不到,回不了家,正好就帮忙,跟我们帮帮忙,怎么过年啦。然后呢,又待了一段时间,大概好像待到正月二十多才走。所以我跟他交流比较多,就是他,平时话也不多,话也不多。有一次,他就跟我提到他的这个前生的事情。他说他平时几乎不跟人家说的,他说了怕人家也不相信。他说他跟我说,他也是随便说说而已。但他一说却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就是个再生人,但他前世还不是人。我把这个详细地跟大家说一下啊,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
  
  他还记得他前前世。前前世是个出家师父,还是一个寺院的住持,在寺院里呢还有一些其他的一些徒弟。他这个修行修得很好,也是念佛的,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临终的时候预知时至。他修得很好,能预知时至,而且临走的时候是打盘腿走的,打坐走的。他现在都还记得,当时,他打坐的时候,身边有很多人给他助念。当时,阿弥陀佛已经现前了,这个莲花啊都已经现前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生起了一念不愿去的心。平时信愿很深切,临终时不一定哦。临终时不一定,就说明他平时他这个信愿怎么样?还是要有一点折扣的。他这时候,他突然放不下给他护法的两个居士。这两个居士呢就是他当地的望族家庭,望族家庭的这个家族,放不下。这两个护法的就是现在生的父亲和母亲。所以说因缘不可思议。你看,就他的父母影响了他往生,就是这一世的父母影响了他往生。他当时放不下他这两个这个护法居士。他觉得,哎呀,倒不是放不下其他的,他觉得“他对我护法有这么大的恩德,他自己在修学方面感觉到还不够稳妥”,他觉得“哎呀,我应该让他在修学方面更稳妥,能让他保证他能够往生,我再走。这样,我就对得起他”。他生起了这样一念心。
  
  哎,就在这个时候,脑后面有一个声音响起来,有声音就跟他说,他讲:“这个地方有一个空位,不妨你先到这个地方来。这个地方寿命是五百岁,五百年之后,你可以再到人间来投胎,再可以学佛,再到极乐世界去,也很好嘛。”哎,他这一听,“哎,这倒很妙,那好吧。”他当时心里面就怎样?就认定下来了,就愿意了。这一念发出,当下他就感觉到自己坐到那把交椅上去了。
  
  他讲他每天在那个地方啊,每天有专门的两个人给他汇报一些情况。那实际上就是四天王天,四天王天。四天王天掌管我们人间的一些因果祸福方面的事情。他在那他做了一个大官,这两个官呢经常向他汇报人间的种种的善恶情况,然后呢又从他这里发布命令,给予相应的这个奖惩。
  
  好,五百岁之后,他不想下到人间来,但是不行,他福报已经享尽了。这时候,有两个天神过来了,就把他拽着要他走,要他下、下到人间。他不下不行。他讲: “人间,哎呀,这么样的脏,这样的苦,要我们这个天人,全身都是发出香味……”——他那时候他不懂这些,他跟我讲的,他实际上对教理一点都不懂。但是我通过教理,我就知道他这讲的都是他当时就是天人。那两个天人都拿着一把武器,武器很长的。其中一个天人,他还记得那个头还长了那个角,就那样的。一边一个,把他拽着往下走,往下飘啊。他说他当时就看到地球,他说那个地球啊,就跟那个中央电视台那个《新闻联播》那个蓝色的星球啊,由远到近啊,跟那个一模一样,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晰晰的。然后呢就飘到地面来了,飘到地面是一片漆黑。一片漆黑呢,这两个天神就押着他继续走啊。走走走,就看到一个红色大门。其中一个天神就把红色大门给推开了。推开来之后,然后就顺手把他一推。一推之后,他就滚进去了,从门槛里滚进去了。滚进去了,这个大门就关起来了,就关起来了。
  
  从他从天上往下飘,乃至于进了这个大门里之后,这一段时间,一直有个声音跟他对话。跟他对话什么呢?就问他愿意到哪里去投胎,“你愿意到英国去,还是愿意到中国去?”并且告诉他到哪里去你会怎样的一个身份,投什么胎,然后这个什么身份,然后你这个身份最后的结局是什么,都告诉他。最后,他选择了中国,因为中国他还能够听闻佛法。听闻佛法,修行,还可以回天,还可以上天。因为他根本就不想到人间来,所以他所选择的一切的目标都冲着最后还能回到天上去,觉得天比人间好嘛。到中国来,中国来,也可以做大官,也可以做歌星,也可以做一个非常、很普通的平民百姓。但是做大官、做歌星最后都是地狱,最后的结局都是地狱,他不敢选择。
  
  唯有那个做平民百姓的,他选择了。你做平民百姓,你最后还可以闻佛法,还能出家修行,那修行呢还可以再回到天上去,还能坐上那把交椅。他觉得这个很好。最后啊,他的这个身体啊是什么个相貌,乃至鼻子长什么、眼睛长什么、额头长什么相貌,都跟他商量,都跟他说了,什么样,让他去选。他回答只有两个字:好,不好。就回答这个,就像给他出选择题一样。好,这些呢全部回答完了,他就生下来了。生下来了。他到这个红门里去之后啊,他感到非常难受。他感觉到自己头朝下,脚朝上,非常地憋着,非常地苦。他用脚狠命地踹、踹、踹……踹到什么时候呢?踹到这个对话结束。哎,“咣”的一下,这个门就开了。开了后,他就掉下来了,出生了。
  
  他说他出来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就是我刚才跟你们讲的,出生的第一句话就是“苦啊”。因为他这个嘴里就喊了一个字——“苦”字,喊不出来,在胎里喊不出来,一出胎,哇,喷薄而出,“苦啊”!所以小孩第一声是“苦啊”,我又从这地方就知道,不要觉得他仅仅是哭哦。
  
  你看他,他还没有经过这个十月怀胎,他一进来,时间不长,马上就出生了。这在佛法上有时候就叫做夺胎,对吧?这是有大福报的人才能做到的,过去有些高僧他就是这样。他没有这个十月怀胎之苦,快出生的时候,他一进来就出生了,他确实也是很有大福报的。
  
  然后呢,他说他从小跟别人不一样。他对过去的事情都很清楚。他平时不说,沉默寡言。他不喜欢跟小孩子一起玩,他喜欢跟一些老年人在一起,听老年人讲那些故事。他就,过去的老年人很奇怪,讲的都是那些因果的故事,那古老的因果的故事,不像现在人讲的那些故事,完全不一样,他喜欢听那些因果的故事。
  
  有一件事情改变了他。到五岁的时候,五岁的时候,他晚上做了一次梦。什么梦呢?晚上有个白胡子老头,手上拿一个拂尘,来找他,叫他把他那个就像玉玺那样的印——那样的一个东西啊,就是执行他的权力的那个印啊,他要。“你帮我,借给我用一下。”他说,“你当时在天道用的这个东西。现在呢,你后继的人呢他没有这个,他这个权力很难行使,你借给我们暂时用一下,等到你回到天上去之后再还给你。”他说他当时心里不想借,但是脱口而出“那好吧”,他就说了,他说第二天来拿吧。后来呢,那个白胡子老头就消失了。
  
  到第二天,他就像往常一样在家里扫院子。他父母都是农民,到外面田地里干活去了,就把他锁在院子里,他每天都是这个样。正在扫院子,扫院子,突然感觉到头上有一个喜鹊啊在那里盘旋,叽叽喳喳地叫。他赶走了,又飞来,赶走了,又回来。他才五岁的小孩,他有点恐怖,还有点害怕。哎,这个时候呢,他就感觉到他这个头啊好像有个东西要往下掉,要往下掉。哎,还真的有块东西掉下来了,从他鼻孔里掉下来了。他赶快把小手捧着,原来是一块肉,很长,大概有这么长、这么宽,大概有一寸多长,大概一寸宽,这样的一块肉。他也很奇怪,这么大一块肉,我们这个小小的鼻孔怎么会下来呢?这时候,这个喜鹊过来、就过来了,要衔这块肉。他赶快把他小手把它捧得紧紧的,他捧。他当时就想:“我要赶快把它捧得好好,等我父母回来,我跟我父母讲。”他目的是这个目的。这个怎么办呢?这个喜鹊始终要来。把它赶走,又来。他自己在想,就埋在一个地方,埋在一个土里了。埋在……。他想,这下就好了吧?喜鹊又衔不走。于是呢,他就起来了。哎,起来还没走两三步,过来,喜鹊一下下来了,一嘴一叼,就把它叼走。叼走之后,回来之后,他跟他父母讲,他父母又不相信,这小孩讲什么怪话。他又不相信。
  
  自从那一次之后啊,他过去很多的事情他忘记了,跟我讲的只是年轻的记忆,原来他所有的东西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感觉到脑子没原来那么灵光了、那么清晰了,好像就有人,被人用棍子狠狠地闷了一下,这种感觉。不过我跟他交流,我感觉到他还是很有悟性的一个人。只是他比他原来五岁以前要差很多,但跟一般人相比,他还是很聪明的一个人。
  
  从这里,我们就看出了这个生的苦啊,这个胎里真的是苦,那十月怀胎就更苦了。
  
  同时,我们也知道这个愿心的重要。你是不是真的愿。有的,尤其日本的真宗,它讲唯信独达。你有这个信心,但是如果你缺乏愿去的心的话,或者这个心不是很坚定的话,那还会存在摇摆,即使阿弥陀佛现前的话,你都可能不去,这是个真实的案例。
  
  当时,这个年轻人跟我讲的时候,他还没有发起这个出家的心。他跟,他很奇怪,他谈了几次恋爱,他也不想谈。但是呢,他父母总是押着他去谈啊,他也只好顺着他父母去谈。每次谈恋爱都不成,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这一次我又看到他了。前不久授菩萨戒,他带了几个人过来求菩萨戒,我碰到他了。他已经生起出家之心了,他家里好像对他也不阻拦,他父母也被他度化了。他在**那边好像经常在一个寺院里带领一批人打佛七,念东林佛号。哎,他现在在那个地方把佛法弘扬得还是红红火火的,很有善根的一个人。他虽然学佛时间并不长,大概顶多一两年,一两年的时间。他在接触佛法之前就梦过观世音菩萨,梦过几次,现在想梦梦不到了。可见什么?观音菩萨来度化他,现在把他度进来了,就让他认真地修学了,不打扰他了。
  
  所以你看他这一生啊,基本上都,前世都把他定下来了。
  
  他自己也讲,他讲:“我这一生啊,我有时候想挣脱这一种生命的轨迹。”他说他从小到现在,几乎就被他从天上往下的时候那个对话就把他定下来了。他想做一个比较大富贵的人,打工在外面,同样地干一件事情,人家能赚到钱,他赚不到钱,他心里就很苦闷。他甚至有点懊悔:当时真不该选做这样的一个贫贱的人,要做一个大官,我现在多潇洒。不过现在走上了学佛的道路,他感觉到“哎,挺好”。这次,我又遇到他了。到我房间里跟他聊,聊得很开心。
  
  所以这个故事给我们的启示真是太大了。佛法上讲很多东西啊,我们很难信。虽然佛所有的东西都跟我们讲,我们就很难信,或者信得很淡薄。有一个实例在那边,你感觉就不一样了。
  
  所以有信心,一定要有愿心——愿生之心。所以《印光大师文钞》里这方面东西就讲得非常的完备,非常的具体。
  
  好,这是由这个生的苦,我们引发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位男居士的三世轮回经历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来源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12e2e16450102woqi.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