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菩萨保佑我一退休就在《浙江日报》找到工作!  

2017-01-06 14:1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前面我们曾分享了一篇在关观音菩萨的灵感故事(三桩观音菩萨治病救人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ptj.html),三桩真实故事均是发生在民国初年,也就是100年前的事情了。

 

     而下面的这个实例则是发生在当代,而且是一位记者之亲历(来源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1da5eb0100zwc3.html):

 

 

菩萨保佑我一退休就在《浙江日报》找到工作!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作者:学佛一记者

 

     不少人对寺庙里“心事想成”、“有求必应”这样的牌匾、妙语的认知没有十分的把握,他们知道学佛、念佛肯定有好处,但长期念佛真能心想就事成吗?

    千真万确!

    只要你足够虔诚地长期念佛、修行和放生。

    功夫到了,佛菩萨的加持就来了。

    虽然它是那么不可思议,但表现出来的形式却非常自然,真实,往往是当事人事后才发现:是佛菩萨在加持啊!

    前不久,观世音菩萨又来加持我了。

    下面就讲讲这个故事——

    我是1969年3月3日(插队)开始工作的,已经43年了,所以考虑退休后去国外旅游一下,回来再说。但2月份以来天气一直不好,天天下雨。2月13日(我生日是1月14日,退休刚一整月)的下午三时刚过,也不知什么原因,我突然对太太说:“我要到浙江日报去,看看能否找个工作?”

    说完径直去了浙江日报社。这是我退休一个月第一次出门找工作。

    路上我念的是“大悲咒”和“准提神咒”。

    为什么会想到浙江日报去工作呢?其实退休前我就在想了,退后我要再工作的话,最好是去浙江日报,因为它离我家比原单位杭州日报还近,只有四站路,而且要比杭州日报更好的新闻单位也只有它了。但换作正常思维的话,我这天的想法和行动是非常幼稚、可笑的。你想想,现在社会上找任何工作都不容易,作为一名退休老人,怎么可能一退休就奢望在这样的大报找到工作呢?

    当然,我要找的不是记者、编辑工作,大报是不可能让退休的记者或编辑来直接做这工作的,而且长日班我不想做,因为我不喜欢天天跑单位,一呆一整天。所以,能做报社的文字校对工作最好了,它是夜班,每天工作只要五六个小时,白天都在家里,而且我还做过校对部主任,文字能力又摆在那儿:八十年代在工厂当工人修机器时写的文章“最后一次去卧龙桥”就在杭州日报历史上惟一一次散文评选中获得“十佳”(西湖副刊);九十年代初兼任了杭州电视台的节目“生活之友”的撰稿人;后来当了记者后,作品“长长的泳道”获得了人民日报报告文学一等奖。当时的人大副委员长王光英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为获奖者颁奖-----但问题是,浙江日报有谁会知道这些啊。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家大报,它的岗位配置非常健全,2月13日这天怎会恰恰有一份工作在等我呢?

    由于我是说去就去,身份证、记者证都没带,现在想来似乎有个机缘在召唤我。

    到了浙报的新闻大楼,一楼的识卡机处就进不去了,于是我借口找一个当记者时认识的钱江晚报的记者,于是值班者接通了他本人的电话并得到允许后我才得以进入。进去后发现这个全浙江最大的报社的条件比杭州日报更好,尤其是新建的榄圆型新闻大楼,连卫生间也提供热水------

    不过在电梯口我又发呆了:该去哪个楼层呢?浙江日报那么多报纸和杂志各自分别在几楼呢?于是我问了一个人:“浙江日报校对部在几楼?”他告诉我后,我来到该层的校对部,介绍了自己后,问他们需不需要人,回答很婉转:“可能不需要吧”,一位女士说:“我们主任退休了都没有返聘,而且上面还在说我们部里人太多了。”

    于是我出了门,这时想起那女士刚才提过一句的“浙商”杂志。于是又问别人“浙商”杂志在几楼?回答是在六楼。我又坐电梯到六楼。在六楼的各个办公室看了一圈后又回到电梯口,因为这儿没什么人,我一个人站着,想着等下应该进哪个门?如何开口?这时走来一位手拿稿件要进电梯的女士,她向我笑笑,而我则向她把自己的想法简单地讲了一下,她听后说:“你过来!”转身将我带到了附近的休息室,开口就是:“我们正需要一名校对员!”她要我等她送完稿件再来谈。五六分钟后,她来了,但说她不知道负责此事的雷主编这几天招了人没有,现在主编正在开会,要我坐到他的位置上等。于是,我坐下并给主编发了一个介绍自己的短信,不到一分钟回信来了“您稍等,会一结束我即到”。很快,他来了,又叫上先前那位女士(后来我知道她是美术编辑),一起又来到休息室。这时我才知道,先前该杂志有校对员,而且是两个,都已经工作四年了,虽然每月只有两三本杂志要校,但每次都必须在一天内校完,他们两人觉得太紧张了,所以辞职了。所以杂志社这几天正想找校对员。

    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20多年刚退休编辑,我最大的特点是看稿奇快,而且编稿、校稿特准,稿件到我手里,眼睛像扫瞄一样扫下去,错字、别字、语法等问题一出现便会发现,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人的工作量——一本杂志,我一个人做,一点没有问题(事后证明的确如此,编辑要我下午给她,我往往在上午已经结束了。)所以当时十分钟就谈妥了。

    “浙商”是半月刊,每月上下两期(每看一本的工资是1200元),另外还有“金融家”、“商会圈”等(每看一期的工资是400元)。这样,工作的时间每月加起来大约也只有五、六天,工资约3000元左右。主编说,如果省出版局批准的话,新的杂志还会增加,那工资还会涨。

    于是下楼回家——

    从进浙江日报大楼到出来,前后只有一小时。进去时的我稀里糊涂,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找哪家报纸找哪个人统统不晓得,但出来时已有了退休前就一直在希望得到的工作。

    我相信,整个浙江日报大楼中的那么多报纸、杂志这天应该惟独“浙商”杂志需要人,因为它的校对员做了四年后刚刚辞职,而正在新闻大楼里撞来撞去的我恰恰此时此刻出现了!事后我才知道,在电梯口向我走来的第一个人,即那位女士,恰恰就是整个杂志社惟一一个直接与校对员对接工作的编辑。

    这是一次典型的观世音菩萨、准提菩萨加持,这就是“心想事成”,否则我怎么可能第一次出门找工作就在1小时内奇迹般搞定?这1小时内怎么会一切的一切都如同精心设计的一样?!而且工作时间很少,路途很近,待遇不错。

    我看稿子驾轻就熟,说是校对,其实是编辑又校对。希望在有20多年文字经验的我的努力下,“浙商”这本有名的杂志今后更易读,更准确、更流畅。

    当我写这篇博文时,2012年第一期有我名字的“浙商”杂志已经印刷出版了。但直到今天我仍在问自己,2月13日这天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径直去浙江日报了?如此没有任何关系地盲目找工作怎么就找到了呢?

   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准提菩萨!

    (后续:工作两月后,浙商杂志的领导告诉我,等合适的时候让我给记者编辑们上上有关文字方面的课。)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