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江西“半个僧”的未了之佛缘!  

2017-01-06 16:3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古到今,若论经济,江西都不能入流;但若论人才,谁都不敢小视江西。

 

      当然,有才者并不等于有大福报(一位报社编辑的学佛因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qux.html),有的仅是世间的小福报。

 

      那么下面的这位才子,有点特别,是到了死后方出名,也许他有前世的宿缘,但总之是有未了之佛缘!


     下面我们就来分享一篇相关的文章(来源于:草香庐 )

 

 江西“半个僧”的未了之佛缘!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黄秋园作品-十宫图

 

 



     如果一个人要成为一个以笔谋生的一般画工,不需要很出色的天资,不笨不傻又肯于努力就成。而一个出色的大艺术家,则一定是个天才,并不是像那些励志的说教家鼓吹的那样,只要下大功夫就能成就的。


        果真如说的那样,我国每年都会出现一批大师的,因为终生执着追求艺术的人太多了,但大多都没有成为大名家。所谓天才者,不是上天给予之才,而是自己过去世有过精进的修行,积累了许多智能福报的人,即先天之才。有句话说“书到今生读已迟”,就是这个意思。


一个天才有大气象的艺术家,不管他此生是否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信仰,但他却一定有一个先天带来的宗教信仰背景。就是说,他有他的来路。


     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爆出两个重量级的隐士画家,为画坛带来一片振奋与唏嘘之声,一个是陈子庄,一个是黄秋园。


     他们两个有着类似的经历,年轻时便都有了一定造诣和名气,后来由于时势的原因,不肯屈服于强权政治.也不甘于被画坛遵命时风所改造,选择了一条寂寞的独行之路。



     如果他们不具备夙世修行的功夫,不具备高尚独立的品格,不具备一闻千悟的智慧和坚如盘石的定力,而是一个六根追逐六尘,只习惯于用大脑皮层思考问题的凡俗俗子,这种寂寞之路便既走不到头也走不成功。其实要找出他们的宗教背景并不难,他们的行为和作品中都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来他们往世的影子。


     如果说陈子庄像个道士的话,而黄秋园则更像个和尚。与陈子庄老庄式的朴素和简淡相比,黄秋园的作品则更突出了一种佛家的博大庄严与雍容尊贵。他的那套工笔界画《十宫图》,与其说来自清代袁江、袁耀两兄弟的影响,不如说是二袁唤醒了他沉睡的隔世记忆。



      这套画所描绘的极尽华丽富贵的宫殿苑观,几乎就是佛教经典《华严经入法界品》中弥勒阁楼的形象展现。佛教修行有观想法门,画家们的造型摹写能力大都得力于过去世修行的观想成就。歌唱家的音质音感则大多得力于过去世的念诵梵唱成就。


      想必黄秋园过去世曾对《华严经》下过功夫,因此他的作品才会如此丰富饱满,气象万千。黄秋园对于石涛和尚下过功夫,这不仅是一种同气相应的默契,同时也是累世法缘的一种感召。随便提一下,张大千也是石涛艺术的追随者,不仅风格笔墨酷似石涛上人,而且神使鬼差地当了一百天和尚,还曾跑到敦煌石窟画了三年佛教造像,这些都是有着夙世因缘的。


     黄秋园所处的时代是不允许有宗教信仰的,他不敢甚至不可能找到一个出家师父皈依学佛,但他却为自己起了三个佛味十足的法名,一个叫“半个僧”,表示自己是个显在家相的出家人;另一个叫“大觉子”,觉者佛也,表示自己是有着佛法修为的人;再一个叫“退叟”,表示自己出尘离浊的志向。


黄秋园很懂得随缘和变通,他的经济条件决定了他不可能用得起昂贵的上好宣纸。他用的大概是那种四川当地以竹浆为主料的便宜书画纸,这种纸虽然和宣纸类似有渗化性,但墨色层次不丰富,两笔重合时便洇成一团,丧失了各自的笔痕。因此智慧的黄秋园突出了线条的作用,一方面以线条的疏密变化制造效果、一方面采用前一遍干后再迭加的办法,成功解决了前笔吃后笔的问题,形成了重迭而透明、繁复而不浑浊的效果,使画面有一种编织刺绣般的装饰意味,从而创立了独特的风格。


黄秋园对线条的驾驭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的,从他的画面和题款文字上都可以感受到他超人的线条功夫,这是条件逼出来的功夫,是一种戴着镣铐的舞蹈,实在高明之极。可以想象,黄秋园如果用得起红星宣纸,他的作品还会有更动人的效果,当然风格肯定不同于这个面貌。


黄秋园其实很需要钱,事实上他也命中注定和钱有缘,就他过去世的修行和布施来说,他有一千个理由成为富翁。然而,他明白钱是过眼烟云,不可贪着,过去世当和尚时他就不积财,人家供养的钱随手再布施出去,此生他仍然沿用过去世的办法,半辈子都在银行供职,这只手接过大把钞票,再用另一只手送到它该去的地方,从不滞留。


他不像时下有些公务员,想钱都想疯了,一旦有机会摸到钱,便很快来个携款潜逃,一下子便把多生多世修积的功德福报透支个精光,到头来赤条条两袖清风到十八层地狱去千年万年地闭关打坐。


由于黄秋园宿世的愿力和对福报的珍惜,钱财对他几乎没有诱惑力,因此他的画除非不出名,一旦被世人关注便每根墨线都化为金条,然而黄秋园自己还是没有动用这些金条,当他刚看到金条闪光的那一刻,他走了,干脆利落地走了。这些财富就留给那些受得起它们的人吧。


不妨让我们想象一下,假如黄秋园再活二三十年,看着自己日进斗金,奸商款爷大员抱着种种目的纷至沓来,他是否有能力周旋,是否有定力抵御?当他最终必须躺着观察世人时,看着那些来往于他的身边,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遗嘱和财富分配清单时,他是否能看得破,放得下,走得脱?即使他功夫好,能平和超然地一笑了之,而他的家人儿女是否会因为他的作品和财产而长年累月和法院打交道?


      现代社会这种令人悲哀的事例实在太多,美术界也大有可鉴之镜。黄秋园在成功前夕的突然早逝,在世人看来是一种令人同情的遗憾,而对于他自己来说,则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圆满。想必佛陀慈悲,观察到他的弟子的修为还稍欠火候,虽能够在寂寞的逆境中安之若素,精进不息,然而当善境界乍来之时却坐不稳莲花座,竟然大喜过望,激动不已,日后恐在名利场迷途走失,故而招回西土,赡养进修去了吧?


黄秋园是开心地走的,这就是证明。

江西“半个僧”的未了之佛缘!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物简介

黄秋园(1914—1979),江西南昌人,名明琦,字秋园,号大觉子、半个僧、清风老人;自幼爱画,后到银行工作,其书画创作全在业余进行,他聪明好学又功底深厚,成就极大,1970年后将全部精力投入书画创作,达到他一生艺术创作的高峰;逝世五年,他的作品公诸于世,震撼整个中国画坛;一代宗师李可染先生叹出:“国有颜回而不知,深以为耻”;1987年中央美术学院追聘秋园先生为名誉教授;中国画研究院追聘秋园先生为荣誉院委委员。

(图文编辑:清宁)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