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曾编辑《佛学大辞典》的一位著名学者!  

2017-02-07 14:53: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上耆宿丁福保先生事略

 

闫卫民

 

    丁福保(1874—1952),字仲祜,号梅轩,又署畴隐居士,江苏无锡人,是我国近代著名的学者、古钱币学家、医学家及编辑家。曾师从华蘅芳、王先谦、谬荃孙、张文虎等著名学者,治学广泛,著述宏富。曾编辑《佛学大辞典》《四部总录》《汉法医典》等,尤以前三种最为著名。顾廷龙先生曾论丁福保的著述“博大渊深,包罗宏富,一帙在手,寻选必要的资料,有左右逢源之便”。他又热心慈善公益事业,创办“上海贫儿工读院”,慈悲之名享誉上海滩,时人把他与虞洽卿、林康侯、彭履登共称为上海“三个半老人”。

 

 

    丁福保认为读书先要求博,先须多见多闻,然后才会有所得。“天下书老死读不可遍”,要从目录学训诂学入手,“以容考究,不厌精详,非以速成为尚”,方可大成。丁福保治学所以有多方面成就,是与他这种严谨的学风分不开的。

 

    丁福保从小就嗜书,“十四、五岁即通知汉魏六朝数十百家之文”,“生平无他嗜好,独于古人之典籍如种宿缘”,“每获一异本,则津津喜见眉宇,意世间所谓乐事,无以易此”。到他不惑之年时,他已有藏书十五六万卷,而且孤本善本甚多,如此丰富的藏书,为他治学和校勘、编印图书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1932年,丁福保出版了他费时三十余年方编成的《说文诂林》一书,此书收集了历代研究《说文解字》的专著700余卷和其它著作中涉及《说文解字》的文字,共有一千零三十六卷,七千六百余页。是书搜罗宏富,凡殷墟甲骨、鼎彝款识、正始石经等无不收纳;又广采研究《说文解字》和古文学名家如徐铉、徐锴、段玉裁、桂馥、王筠、朱骏声、章太炎、胡韫玉、邵瑛之、傅云龙、吴大澂、王国维、钮树玉、张鸣珂等人的研究成果,“聚数百人腹笥渊博之学于一篇”,并分门别类,依次列举,成为《说文解字》注释的总汇。

 

    由于研究《说文解字》的各家著作版本很多,传本互异,丁福保在编纂《说文诂林》时十分注重版本的选择,不盲目推崇原刻,而是力求实事求是地选择精刻精校最符合原著真相的版本。如段玉裁注《说文解字》,丁福保搜集到的有经韵楼原刻本、江苏书局补刻本、学海堂本等。他在选用定本时,不取原刻经韵楼本而取学海堂本。有些虽是名家的著述,如王夫之的《说文广义》,他也因其“未脱元明人面壁虚造之陋习”而舍去不用。

 

    正因为丁福保广搜博求,“仅剪用的书本,就耗掉一万多元的代价”,加上丁福保个人对《说文解字》有过认真的钻研,《说文诂林》成为丁福保“集萃异说,校止异同,推究义蕴”而成的颇具功力的专著,也在一定程度上集中反映了丁福保的治学特点。

 

闫卫民:海上耆宿丁福保先生事略

 

    1916年丁福保大病不死,由此开始潜心研究佛学。两年后又开始素食,每餐只食水果、蔬菜、鸡蛋、奶油之类,“论绝一切,专研佛乘”。佛教在中国的传播有悠久的历史,“维是经文浩瀚,研究綦难,名实相繁,考求非异”,且“华梵错综,每有诂屈聱牙之句”,丁福保于是发愿编一部《佛学大辞典》。他在校勘了大量佛经的基础上,参考我历代佛学著作与日本织田得能、望月信享等人的佛教辞典,历时十五年,于1931年编成《佛学大辞典》十六册。

 

    这部辞典收佛学名词3万余条,计300余万言。其内容十分广博,凡与佛经有关的词汇均广泛收集。内容不仅包括了佛教教义本身的词汇,还包括相关的术语、经籍书文、历史史实、礼仪节日、有关人物、古迹寺院等,如“烧香”“朝圣”“吃素”“腊八粥”“尊容”“土地”“牛头马面”“宗教”“律师”“信仰”“宝地”等民间与佛教有关的日常用语也收录了进去。《佛学大辞典》得到了佛学界与学术界的好评。

 

 

    1946年的上海,由于沦陷区连遭日寇八年蹂躏和国民党的残暴统治,街头到处都是饥寒交迫的流浪儿童。丁福保很不忍心,决心办一个贫儿工读院,自己亲自写了《筹建上海贫儿工读院缘起》,让其学生王某写在一个特长精裱手卷上。请张大千在引首题了“慈悲喜舍”四个大字后,为了扩大影响,他又让王专门前往南京找政要签名声援,首先从于右任开始。

 

    于右任与丁福保关系很深:北伐时于右任曾向丁福保借过500元银洋,北伐成功后于右任来还钱,丁福保说就作为对革命的捐献吧,于很是感激,连声感谢,从此二人订交。于右任来上海有事总要找丁福保聊天,内容无非是古文诗词之类。这次丁福保发起扶助难童,于右任自然鼎力相助。不到半月,不仅于右任签了名,南京政要如吴稚晖、居正、戴季陶、邹鲁、吴铁城、许世英、翁文灏、张群、邵力子、雷震等都亲自签名表示赞助,在上海的钱大钧、吴国桢也签了名。

 

    接着丁福保又让王找当时任上海市商会会长的王晓籁等人充当发起人。王晓籁与丁福保私交甚好,对此也表示支持。于是由王晓籁主持召开了上海贫儿工读院筹委会,参加筹委会的有前北洋政府财政总长李思浩、上海慈善界元老黄庆澜、味精大王吴蕴初、橡胶大王洪念祖、胶鞋大王洪述祖、电料业大王李玉书、纸业大王董和甫、马达大王张春炎等,他们中有认捐金条、银元的,有答应办成后每月为难童提供生活必需品的,也有认养一二个难童的。建校基金也有了着落。

 

    丁福保又通过丰子恺的关系向原上海“立达学园”创办人陶载良借来了立达学园的废址,延请各界名流成立了院董事会。董事有近千人,上海滩的书画大家、戏剧名角、电影明星、工商巨子、慈善元老、宗教名士,如蒋竹庄、周信芳、赵丹、马云程、吴阶平、圆瑛法师等都参加了进来。丁福保为院长,周信芳的女婿张中原任董事长,沈迪先为教务主任。

 

    学校建成以后发展很快,从各地收容的难童在学校里有了较好的生活和学习条件。在教学安排上,丁福保强调一定要让学生不仅有书读,还要有工做,让学生在学知识的同时也为以后谋生打下基础。经过努力,学校办起了毛巾厂,毛巾的商标就叫“工读牌”,由上海中百一店提供原料并包销。“工读牌”毛巾质量良好,销路还不错。

 

    但卖毛巾收入远不敷学校日常开支。丁福保又组织董事会中的书画家,如姚虞琴、夏敬观、王福庵、黄葆戊、丰子恺、张大壮、汪声远、吴待秋、来楚生、郑石桥等举办书画义卖。请宋庆龄与周信芳开球举办足球义赛,请周信芳、李玉茹、曹慧麟等名角举办京剧义演,为学校广辟财源。最热闹的是1949年4月4日,这一天全上海二十家电台同时为工读院义播,声势之大,在当时是破天荒的。只要打开收音机,听到的全是为工读院募捐的声音,参加义播的有京剧名角周信芳、李玉茹、姜妙香等,沪剧名角丁是娥、邵滨孙等,越剧名角王文娟、徐玉兰等,滑稽名角沈菊英、姚慕双、周柏春、张樵浓等,当天募捐所得价值黄金两千余两。

 

闫卫民:海上耆宿丁福保先生事略

    在丁福保的关心和努力下,到上海解放后不久,工读院已经发展成一个完全小学,有6个年级的规模。尽管1952年工读院解散,学生并入上海民政局主办的“一心教养院”,院址也划拨给江湾中学,但丁福保为扶助难童作出的贡献,已成为上海教育史上重要的一页。

 

 

    丁福保早年即患肺病,体质孱弱,以致当时的人寿保险公司都不为他保寿险,因此他很注重养生。丁福保主张戒荤腥,认为荤腥会导致血管变硬,血压升高,无异于慢性中毒。丁福保尤喜日光浴,认为它是养生最为妥善经济的办法。即使在深秋初冬的天气,还赤了膊,在阳光下晒一两个小时。

 

    丁福保也十分重视精神卫生。他认为精神卫生就是注重心性的涵养,对世事万物抱乐天主义,放宽心地,不计得失。因此他十分乐善好施,抗战胜利后就把房屋田地悉数散给亲友与佛教组织。又把部分珍本书籍与三套《泉品宝鉴》捐给上海市博物馆、各学校图书馆,以及至交好友,只要需要,他总毫不可惜的将自己的书赠送出去。解放后,他又将曾用巨资购自常熟“铁琴铜剑楼”的宋元孤本十余种捐给北京图书馆。

 

    丁福保颇有生意眼光,有一次是帮他的伙计陈存仁购买房地产。当时陈存仁有些积蓄,丁福保就让陈存仁在上海愚园路西段买了一块地产,面积有三亩七分。从看“白单”、初定交,一直到办道契,做公证,全是丁福保一手为陈操办。买时的地价是5200元,三年之后,陈就以三万元卖出。丁福保帮陈很是赚了一笔。

 

    丁福保曾自撰联语云:“心闲缘事少,日永爱书多”。终其一生,他为中国传统文化与慈善教育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后人应该记住他。

 

    转载于《团结报》2002年2月5第3版《文史长廊》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