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极度离奇的案例,但又不是天方夜谭!  

2017-04-01 13:4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语云:杀生者偿命,欠债者还钱(她为何能从欠债20万,每天生活费5元到月入2万?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u08.html)。有的现世现报,有的来世果报,还有的隔世轮报。有些古书中就记载着一些轮回转生、了结前生恩怨、警策后人的故事。
  唐朝开元初年,掌管礼部的官员名叫唐绍。他幼年时就悟性极好,能知道自己前生所经历的事情。而且对这些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非常详细;但他的这个特长却不曾对任何人讲过,即使是他的妻子和孩子也毫不知道。
  唐绍担任给事中官职时,他的邻居对门住着一个行刑的刽子手李邈。闲暇时,唐绍经常主动找李邈谈笑,有时候还准备饭食,找来李邈一起吃吃喝喝,李邈不好推托,但心里未免七上八下的,不明白唐绍为甚么这样厚待他。
  唐绍的妻子更不理解,常常责备他说:“你官高权重,又负有盛名,应当选择地位学识相当的人交往才是。李邈和你根本不是同一类人,你反而这样和他亲近,我认为你这样做太不应该了!”
  唐绍听后沉默良久,含而不露的说:“妳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我和李邈感情渊源远远超出了妳的想像。以后我会把事情告诉妳的”。妻子无奈,只好顺从丈夫的意愿对待李邈。
  这样过了几年时间,有一天唐绍郑重的对妻子说:“我贤惠的妻子,现在我可以告诉妳了。我对李邈这般友好,是有根本原因的。这个前因必须等到我临死的时候才能说出来,现在是时候了。”
  唐绍叹了口气,缓缓的对妻子说:“也许妳不相信,我自幼就具备知道自己前生所做的事的能力。我前世是某一家的女子,成年后嫁给灞陵的一个王姓家的儿子为妻。我的婆婆对我非常严厉。记得我十七岁那年,冬至的前一天,婆婆叫我亲手准备饭食。我准备完毕后,疲倦得很,婆婆又叫我缝制罗裙,说她第二天要穿它来招待客人。我在灯下缝制,担心当晚不能完成,很晚都不能休息。忽然有一条狗冲开门进入房间,碰倒了灯,灯油洒到裙子上面,我又怕又恨,因此就大声呵叱那条狗。那狗很快的跑到了门口,可是门却反关着,狗急得出不去,躲在床下面。
  我又重新点上蜡烛,准备清理裙子上的污垢;可怎么也清除不干净,我惧怕婆婆的严厉斥责,十分憎恨那条给我惹祸的狗。我一气之下抬起床,用剪刀猛刺那条狗。第一下就刺中了狗的脖子,剪刀的一股也折断了,我又用另一股狠狠的刺它,不一会狗就被我刺死了。稍解了心头之恨。
  早晨,我拿着脏裙子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婆婆,婆婆不容分说,气恨得火冒三丈,不断的责骂我。我的丈夫从外面回来了,他询问了原委后,马上从床底下把刺死的狗拖了出来,放在婆婆面前好言劝解。婆婆这才消气。
  我十九岁那年就死了,死后就转生为现在的我。过去我亲手杀死的那条狗,就是现在的李邈。我明天就要死了,这大概是冤缘报应吧,杀我者一定是李邈。报应乃是天理,欠了债就得还。所以妳不要伤心,更不要害怕。”
  第二天,唐玄宗率领文武百官在骊山讲习武事。唐玄宗一时兴起,拿起鼓槌击鼓。当时未到三合的时间,兵部尚书郭元振骤然下令“诏奏已毕”。玄宗大怒,怪郭元振扫了他的兴致,下旨拉郭元振到大旗下面问斩,宰相张说急忙跪地上奏,说元振有保护国家的大功,应当赦免他的死刑。玄宗余怒未息,虽然放了郭元振,但又下旨处斩当时的代理礼部尚书唐绍。
  唐绍被杀头时,果然是李邈执刀行刑。第一刀砍下去,不料刀却被折断了。又换了一把刀才结束了唐绍的性命。由此看来,死生的报应果然和前因有关。你看刀竟然被折断了,与剪刀刺狗时的杀法都一样,真是报应有据啊!唐书上说,唐玄宗不久即悔恨杀了唐绍,怨李邈行刑太快,终身不再录用他。
极度离奇的案例,但又不是天方夜谭!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附:唐绍
唐绍幼而通悟,知生前事,历历备记,而未尝言于人,虽妻子亦不知之也。后为给事中,同里对门,有一郎中李邈者,绍休沐日,多召邈与之言笑,情好甚笃。或时为具馔,中堂偶食,中郎亦不知其所谓。其妻诘绍曰:“君有盛名,官至清近,宜慎所交。李邈非类,君亟与之狎,窃为君不取。”绍默然,久之曰:“非子所知,吾与李邈情好逾厚。”唐开元初,骊山讲武,绍时摄礼部尚书,玄宗援桴击鼓,时未三合,兵部尚书郭元振遽令诏奏毕。神武赫怒,拽元振坐于纛下。张说跪奏于马前,称元振于社稷有保获大功,合赦殊死。遂释,尤恨而斩绍。先是一日,绍谓妻子曰:“吾善李邈,须死而言,今时至矣。遂为略言之:吾自幼即具前生事,明日讲武,吾其不免。吾前世为某氏女,即笄,适灞陵王氏子为妻,姑待吾甚严。吾年十七,冬至先一日,姑令吾躬具主馔。比毕,吾閟怠亦甚,姑又令吾缝罗裙,迟明,服以待客。吾临灯运针,虑功之不就,夜分不息。忽一犬冲扉入房,触灯,灯僵,油仆裙上,吾且惧且恨,因叱犬,犬走突扉,而扉反阖。犬周章却伏床下,吾复照烛,将理裙污,而狼籍殆遍。吾惧姑深责,且恨犬之触灯,遂举床,以剪刀刺犬。偶中其颈,而剪一股亦折,吾复以一股重刺之,俄而犬毙。诘朝持裙白姑,姑方责骂,而吾夫适自外至。询其故,遂于床下引毙犬,陈于姑前,由是少解。吾年十九而卒,遂生于此身。往者毙犬,乃今之李邈也。吾明日之死,葢缘报也,行戮者必是李邈乎。报应葢理之常,尔无骇焉。及翌日讲武,坐误就戮,果李邈执刀。初一刀不殊而刀折,易刀再举,乃绝焉。死生之报,固犹影响,至于刀折杀亦不异,谅明神不欺矣。唐书说明皇寻悔恨杀绍,以李邈行戮太疾,终身不更录用。(出《异杂篇》)
来源城: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8530cf0102xtgu.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