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宗萨钦哲仁波切关于禅修的精妙开示!  

2017-04-20 09:1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是汉传佛教或藏传佛教,其实都离不开“禅修”这两个字,而对于“禅修”的阐述,既有一言不发的,也可以是洋洋洒洒的!
 
     这无非都是让修习者切入要害之处(冈波巴大师修拙火等打通气脉时的殊胜境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v0j.html),以趋入真正的解脱之道,并非是在玩一些文字游戏!
 
 
      下面我们就来分享宗萨钦哲仁波切在此方面的一些开示(来源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c66d760100ie5n.html):
宗萨钦哲仁波切关于禅修的精妙开示!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问:仁波切,在你早先的谈话里,你提到,唯有解脱的人才享有自在的解脱。可是在证悟的道上,这是不是意谓对于身为修行人的我们,要享有自在的解脱,我们就应该舍去戒律,舍弃仪轨,完全不要去观察任何东西?

 

     答:我们应该保有所有这些东西,我前面说过,记得吗?复杂有其必要性。我喜欢复杂,纵使我渴望简单,没办法,复杂是必要的。在佛教历史里,有一百年的时间没有佛像,然后出现像征性的三法座,然后出现佛像,然后才再出现寺院等等所有这类东西。

 

     问:我们要如何调和复杂而结束极端,变得简单又享受自在的生活?

 

     答:要靠见地。如果你的正见认为,燃香是一种戒律,是我的戒律,所以我燃香。这是见地。燃香不是佛法,但它是我接受的戒律,让我得以修心。大乘佛教里有一些很殊胜的法门,像是为了救渡一切人生而燃香。这是在规范你自己。所以燃香时,你甚至会小心翼翼一一把香插直、选择好、插香的方式等等——凡此种种实际上都会有所助益。

这就是为什么在禅宗的传统里,有一些很好的方法用来自我规范。他们甚至有插花艺术。要如何插花?谈到这种事,西藏人对这方面就有点随便。西藏人的随便源自印度传统。不过,印度人的随便实际上是蛮好的,他们的随便十分自在。

 

   当你去到禅宗寺庙,那里的一切都很有条理、很和谐、和简单,而且很庄严。一切都如此宁静,如此有纪委,他们非常强调坐禅。但如果你到瓦拉那西这样的地方,你会看到,当伟大的印度教大师主持法会时,花丢得到处都是,水酒得到处都是,香也是到处都是。它也有迷人之处,因为那是另一种戒律——自在的戒律。

 

    这是佛教伟大的地方。没有一部经提到,如果你是佛教徒,你必须如何插香,完全没有这种教授。你可以这样插香,那样插香,可以把香丢掉,可以用禅宗方式插午,用印度方式插香。任何一种方式插香都可以获得证悟。不过要把它当作戒律。戒律基本上是要斩除一些情绪烦恼。日本人应该去瓦拉那西,他们需要“自在”这种戒律。印度人应该去日本,不要去太久,他们应该再回来。戒律基本上是要摧毁旧的情绪烦恼,不管用什么方法。

 

   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们每天都得工作,我们需要思考、计划,当我们正在思考、计划的时候,要怎么使用“什么都不做”这个方法?

 

    答:如果你是初学者,至少你可以选择。当你坐在办公室里,你可以选择有两分钟什么事情都不做,为了这样做你得有个宽容的老板。或是在早上,选择两分钟什么都不做,也许早上一分钟,晚上一分钟,这样也可以。

 

    问:在思考或计划的当中,有没有一些……

 

    答:不管什么念头生起,只要看著它,其他的事都不做,不要观想,什么事都别做。不管心里生起什么念头,就只是看著,然后忽视。

 

    问:第二个问题是,那些精神分裂的人,打坐适合他们吗?

 

    答:噢,非常适合,他们需要做更多。

 

    问:每当我打坐的时候,都会有所期待,期待坐久一点,期待疯狂的念头少一点。

 

    答:不要,不要去想。“噢,我不该期待,不该有所期待。”因为期待一产生,如果你不忽视它,你就在注意它了。反之,当期待产生时,你就只需要要看著它。只要看著,看著,很神奇的。念头就像蛇一样,它会盘卷起来,又会自己松解开。念头最棒的一件事,就是它无法持久。对我们来说,我们没有给予弃舍的时间让念头自己松解开,就在一个念头快要松解时,我们又卷入另一个念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生活”。

 

   问:所以我就只要看著“期待”?

 

   答:是的,就只要看著它。这听起来很简单,也确实很有力量。只是看著,这就是佛在二千五百年前所做的。

 

   问:您先前提到,禅定不专注在任何事物上,如果有任何东西穿越过我们的心,我们就忽视它,不要注意它。那么,我们难道没有专注在“不要专注”?

 

    答:可以这么说,究竟而言,我们使用的任何语言都不真正正确。可是我们总得要沟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不做任何事”是自相矛盾。因为“不做”任何事其实就是最大的“做”。我们必须那样说,没得选择,那是我们的唯一语言。

 

   问:如果禅定不是专注于任何事,那么禅定时专注在某个东西上,我们就是不是在禅定,这样说对吗?

 

   答:不对。不管你专注在什么东西上,只要你不被它抓住,你就是在禅定。一不留神,你就会被抓住。

 

   我举个例子。假设你现在正在禅定,突然间,没有任何原因,一个美丽的沙滩出现在你脑海里,念头很奇妙,其实你会想到沙滩是有原因,十二年前当你年轻的时候,看了一部假设叫作《海滩游侠》的电影,所以,当你禅定时,这个美丽的沙滩出现在你脑里。如果你只是看著它:“好美的沙滩,这是我现在所想的。”这样很好。可是大部分时间,我们全神贯注在这个美丽的沙滩上。如果你对它全神贯注,它就会把你带美国加谈得州,然后从加州到好莱坞,再从好莱坞到基诺李维,从基诺李维至《骇客任务》,从《骇客任务》到暴力,从暴力到功夫处,然后回到这里的摊贩市场。于时,你完全被纠缠住了,被控制著。所以,这就是我的意思:沙滩,只是看著,别无其他。

 

    问:仁波切,死后有来生吗?

 

    答:我们还不知道,可是我们最好先做准备,这就是我现在在做的。如果真有来生怎么办?等到死的时候就太迟了。有时我怀疑是否真有来生,假如没有,那佛教徒就亏大了。

 

    问:既然时间是相对的,对于修行人,有多紧急呢?如果我们沉溺于搅拌泥水,并且不渴望让污泥沉淀下来,应该为此担心吗?当我们修仪轨或做任何修持时,当我们等待著好的业果的成熟时,我们应该寻求一位上师吗?

 

    答:你必须采用这个态度:经历一段长途旅行,却不设定任何瞟。这点很重要,尤其如果你是大乘修行者。不要去设想结果。修持或禅定并不是为了它们的结果。这么做就只是因为你需要,是为了做而做。如果因为马桶脏了而去洗马桶,我们称它是以目标为导向的行动。当然,我并不是说你们就不应该洗马桶。你们应该去清洗。佛法修持就是像这样,但又比这多一些。在佛法的修持里,马桶很干净,可是你仍然清洗它。清洗马桶不是因为它脏了,或因为它需要清洗,而是为了清洗而清洗。

 

  禅定好比一个没有目标的旅行。如果你为了某个目标而做事,希望和期待就已经在那里。大部分时候,希望和期待会带你走向失望。禅定就像是晨间散步,没有特定目的要走到哪儿,你只是在公园里走走,所以感觉很愉悦。每天早晨在公园里走十分钟,没有特定目标,只是走走,所以很好。但如果突然间散步有了某种目的,比如你必须从这里走到那里,一天没问题,第二天也没问题。可是到了第三天,散步变成像是缴税,你感觉必须去做它,就好像去健身房运动,甚至只是去健身房这个念头就已经让你感到疲倦了。

 

   问:可是那么一来,我就没有动机来参加这一类的开示了。

 

   答:没错,你应该要有动机来上课、听经、‘听闻佛法,以便达到没有动机。这就是佛法的整个训练。佛法有点像是剥洋葱。你看一洋葱的外皮,然后把它剥掉,你心里想:“这是真正的果实。”然后你修持。一段时间之后,你了解到那还只是洋葱的皮,于是你剥掉那层皮,心里想“这应该就是果实了,真正的果实。”再过一段时间,你了解到那也只是另一层皮,所以你剥了一层又一层的皮。然后有一天,你突然领悟到,其实什么都没有,那时你就自由了。

 

    佛法就像是这样,否则,假如真有什么东西,为什么《心经》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也是为什么龙树菩萨说:佛从没说过,离弃轮回才能够获得涅槃。佛说的是,轮回不存在就是涅槃。佛从来没说,你放弃轮回,然后到达涅槃。佛说,你必须了解轮回不存在,那就是涅槃。二者大不相同。有时我觉得需要把佛法简化,因为它太知性、太无趣,也太乏味。

 

   问:仁波切,你说我们需要动机来听您的开示,然后慢慢学习没有动机。那么菩提心呢?它也是让我们进入没有动机状态的诡计吗?

 

   答:是的。在相对上,甚至菩提心都还分为相对菩提心和究竟菩提心。究竟菩提心基本上空性的禅定,而相对菩提心当然是为了帮助我们达到究竟菩提心。什么是相对菩提心?相对菩提心是想要救渡一切人生的愿望。套用你的说法,它是不可思议的诡计。我们之所以一直受苦,是因为我们拥有如此强烈的自我。你听到大乘里像是寂天这样的菩萨说到:“自已不是最重要的,别人比较重要。”突然间,自我变得不那么重要,你执著于自我,事实,几乎完全不执著自我,你就不再受苦。就像你所说的,相对菩提心是个诡计,这整个修道、整个佛法,都只是个诡计。我很有把握这么说,如果有反驳,我就跟他辩论,而且我很有把握会赢。

 

   佛法是个诡计,整个佛法是个必要的诡计。假如你作恶梦,梦见你跟一只大像睡在一起,你真的相信这头大象的存在。假设我是清醒的,而且我们可以沟通,我会说:“是啊,这头大像真坏,我们把它赶走。”于我们拿来棍子等等,把大象赶跑。你看,这就是骗局。事实上,这是你的梦,它并不存在,可是作恶梦时,很少有人会把这话听进去。如果有人说:“喂,你看,大概根本不存在,你只是在作梦。”没有多少人会把这话听进去,因为这个梦如此真实。

 

    你去告诉全世界,劳斯莱斯不是最好的车子,他们不会相信。这其实很可悲。我认为劳斯莱斯不是最好的车。天哪,它让人多痛苦啊!如果你拥有一辆劳斯莱斯,你永远要担心它会不会被刮到,或是类似这样的问题。杂志或汽车公司灌办理这个概念,他们教导你,劳斯莱斯是最好的车,所以你有这些噩梦,那完全是迷惑。

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幻相、错觉。我们整个虚荣世界是个幻相,以这个幻相为基础,我们行车。你看时装秀,台上模特走路的样子,如果我们都像那样走,就必须建行另外一种咱,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如此愚蠢。

 

    问:仁波切,我听到你提到排好拖鞋的例子。我是故意把脱鞋放在一起因为我想要保持专注。所以当我起床时,可以把肢妥当地放进鞋子里。如果我决定把专注抛开,那么我的鞋子就会扔得到处都是,我的生活就会一团混乱。

 

    答:在佛法里,唯有专注带给你某种喜悦和放松时,那才是专注。如果一个精神状态没能够给你喜悦,就算它看起来像是非常集中精神,也不是真正的专注,它只是执迷。这二者仅有一线之隔。你说边缘错,不过其中一个是执迷。

 

    问:自我的问题很难解决。禅定时,谁在观察?谁在忽视?又是谁在生起念头?

 

    答:此刻,是自我看著自我,然后慢慢地,你去掉自我。这方式就好像磨刀。磨刀的时候,你有刀,有某种石头,然后磨刀。当你磨刀时,有三件事情发生:磨损石头,磨损金属,以及磨损金属所产生的新现象。第三种现象——锋利的刀子。锋利的刀子其实就是金属的磨损。到最后,石头被磨损,金属也被磨损。自我也是同样,有一个自我,还有另一个自我看着,但并不是有两个自我,而是一个自我身兼主体和客体。在这修道上,当我们禅定时,它们(自我的主体和客体)互相耗损,就像石头和金属。当耗损殆尽,敏锐的智慧就会出现。这就是我们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方式。我们讨论自我的耗损以及智慧的产生。这是很吉祥的一件事。所以我们在此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