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云门寺的恐怖经历,感恩准提咒救了我朋友 !  

2017-04-20 09:2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韶关,不仅有著名的南华寺,还有另外一个好地方,那就是云门寺,确实是个非常清幽之地,也曾涌现过一些有道行的僧人,我曾在那住过一晚,非常惬意(一位性急的太守是如何开悟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v27.html)。当时还有幸拜见到了高僧佛源老和尚。
     而下面的这个故事,也跟云门寺有关(来源于:中国佛教网):

云门寺的恐怖经历,感恩准提咒救了我朋友 !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假期的5、6、7三天和朋友去了粤北重镇之称的韶关,本来不想去的了,朋友阿文把票也给我买好了,还说不介意住寺院吃素。也行,去就去。第一天在供奉六祖慧能的南华寺挂单,凭皈依证就可以登记挂单住宿了,没皈依证是不允许住宿的,在房间里遇到了番禺人,是化龙镇某村的主任,我们大家谈了大半个晚上,意犹未尽呢,我说明天(6号)早上4点多还要做早课呢,才休息。
  6号做完早课后,阿文还在蒙头大睡,我也小睡一下,到九点,离开了南华寺,然后吃了顿素,当作早餐和中餐了,启程赶往禅宗法脉「一花五叶」的其中之一乳源云门山大鉴禅寺(云门寺),云门寺风水很好,很朴实,寺前就是几十亩的禾田菜田,是这个寺院的粮食供应,寺院常住和学僧共四百多人,都是自给自足,农禅并重。
  晚上还有缘遇到一个28岁,刚来云门寺不久的,大学毕业后出家的,之前在杭州是戒幢研究所济群法师的门生,真是有缘,他也俗姓陈,法号释同证。
  寺院的生活就在此不表了,图片稍后时间全部奉上。讲一个我在云门寺难忘而恐怖的经历。前面说道到了云门寺后,和朋友参观了一下,就到客堂登记挂单住宿了,来到房间,相比我以前经常去的福建广化寺和广东南华寺,可以说是简陋,房间很黑的,用钨丝电灯泡,对于我来说没关系,在广化寺地板也睡过,出门开心和安心的原则是「因陋就简,随遇而安」,安顿好,我问了朋友一句「怎么样?不怕简陋吧!将就一下也算过得去」。
  他躺在床上说好象听到敲钟的声音的回响声,我说没有,是不是风扇的声音,他肯定的说是听到,我就不再为意了。我说先睡一下,下午三点再起来参观,过了一回,我睁开眼睛,看了看他还在上网玩手机,过了一回,我再看看他,还在玩手机。
  等我第三次张开已经是2点45分,我看看他,已经睡着了,反正时间还没到,我也眯着眼睛,三点到了,我一骨碌爬起来,穿好鞋,走到他前面,摇了他的脚,不醒,再摇,不醒,第三次大力摇,他醒了,我说你这么能睡。
  他似乎没睡醒,多话的他很沉默,亦步亦趋的跟在我后面,我几次还要往回拉他几把,可是问他什么都不回答,总是落后在我后面,跟他介绍寺院他就呆呆的,我开始发觉他眼神有问题了,眼睛是向前看的,眼神是直的,好象不懂眨眼(按道理他戴隐形眼镜,长时间不眨眼应该眼镜会掉出来),脸上毫无表情。
  我开始觉得他是不是不舒服了,或者对我带他来这个寺院有意见,用此种方式来抗议我,我心里也不高兴了,明明说没关系,现在又来反悔,来到放生池前的大树下,本来有树阴的,他突然开口说第一句话了「这里好晒」,我说不是啊,这里很阴呢!没他办法,一把把他拉到天王殿前,我在门口看简介,我看了十几分钟,一回头,他依然呆呆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面。
  唯有又拉他继续走,绕了几个殿,发觉他很不对劲,不拉他一定落后,而且没表情不眨眼不说话,没他好气,拉他回房间算了,可惜他来到房间前面的天井不肯走了,偶然会转头看看我,看得我鸡皮疙瘩汗毛倒竖,我问了他很多次话,他终于第二次开口了「我不想留在这」,我以为他真的害怕这里,但我感觉到莫名的恐惧感觉,说不出的感觉,因为我的感觉有时候比较敏感的,转身回房间用了2分钟收拾行李,一出来,人呢?
  不见了,我往前一拐,他居然跑到一个阴森的地方,前面是一个放了很多香烛脚的杂物间,面朝里面,我一把把他拉出来,我说走吧,把背包给了他,这个时候我观察到他背背包从来不会挂在肩膀上的,怎么会这样呢?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不能自已了。
  拉着他什么都不说,出了云门寺的山门,在车站前候车,这个时候,他居然回头,定定的回望山门上「大鉴禅寺」的牌坊,心想,惨了,他是不是有病啊,我带着他怎么办呢?他慢慢的回头,恢复向前看的姿势。我感觉很不妙,右手搭着他的肩膀,嘴里轻轻的不由自主念起「药师咒」,因为很害怕,只能记得这个咒语,其它想不起来了,我察觉他开始有变化了,他突然往后一转身,快步走到栏杆前,我生怕他纵身跳下去,一拉拉着他的手,问他什么都不回答,我暗暗的开始用我的食指和中指用力的夹住他的左手中指,突然记起了天天做功课念的「准提咒」,长咒害怕得记不起来了,只记得短咒,一边夹一边默念,观察他的精神。一剎那,他满头大汗,背脊冒汗,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些汗水,说有就有,像崩堤。
  他身体向前倾了三次,作呕吐状两次,说了第三句话「感谢你」!我终于知道真的是附身了,什么都不说,一拉拉住他,往回跑,一个看门的师傅以为他中暑了,带我们到一个阴凉的地方去,他找来热水冲了白糖,我坐在他旁边,他还是没回神,已经不留汗了,我从包里拿出前一天在南华寺无尽庵拜访一个77岁念佛50多年的尼师时送给我的一条珠,戴到他左手上,摸摸手心是冰凉的,脉搏是缓慢,师傅拿来热糖水,他连喝的动作都没有,还是直勾勾的看着前面,我紧张的一把往他嘴里罐,看他微微颤了一下,我才想起这个是热水呢!
  然后拿起勺子念一句「阿弥陀佛」,往他口硬塞一勺子,塞完了师傅又帮我倒了热水,我右手在热水上面比划了一下,然后喂他,这次他可以动嘴喝了,又两次作呕吐动作,满头大汗,我拿出纸巾,他开口说话了「我们怎么在这里啊」?妈呀!「我们刚才做什么去啦?」
  我问他,他说「没有啊,你不是说好3点我们起床游览吗?」我问他之后呢?
  他说「之后就睡觉咯,然后我就起来一个人到了后山,有一个供奉土地的地方,右边是没有去路的,往前有个叫桂花潭的地方,然后见到一个老伯,然后..然后就看到你把我叫醒了。」
  我说「你根本没有出过门口,根本没出过去,你一个人也不熟悉,没我带着你不可能出去。
  后来我继续追问他的口供,他的意识中确实有到过后山去,但之后确实就是被我叫醒,但叫醒之后直到坐到那个地方喝水为止一个多小时内就再也找不出记忆来了,曾经讲过什么去过什么地方统统零记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好象卡式录音机倒带,总是倒不回那个记忆和片断,错开或者断开了。我跟他说,好,你带我去,他真的恢复了精神和活泼性格,这次是他带路,带着我去了后山,果然,山脚就是土地,我领他拜了三拜。
  然后他指着右手边说不要走这里,是没路的,向前走,我惊呆了,果然就是一块牌子写着「桂花潭」。我问他前面呢?他说好象没上过去,我反复的问他,他说就是在桂花潭这里被我叫醒的,我反问他,如果你来到这个地方,怎么一下我就能把你叫醒呢?那你还要下山回来睡在床上的过程呢?
  而且来回过程不长,上下刚才的路段然后回房间5分钟可以搞定,我醒来的时候是2点45 分,按道理是这个时候出去和回来,然后就是被我叫醒,很连贯的,但他没有起来和回来,确实没有起过床。他说的确找不出怎么能回来这个过程的记忆,的确只能记忆到来到这个地方,然后就是看到我叫醒他了,之后的一个多小时内也没有记忆。
  这件事情,被很多香客和游人看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一班来自佛山南海的香客还问我这个事情,我的朋友坐在我旁边听着我说经过,默不作声,我知道他现在听到我的前后复述,他害怕了,也满身鸡皮疙瘩,我一边讲我也一边害怕,毕竟真实的遇到不可思议的情况,也高兴我遇到佛法,还用佛法帮了他,佛法是真实不虚的,也庆幸误打误撞弄醒他,如果把他带回广州还是这个样子,或者像我同学后来说的,有些跟非人谈判三个小时都不愿意离开人身呢!那我就麻烦了
  我很佩服准提咒,感谢准提菩萨在危难关头替我们作主。我也估计不到附身的非人是怀什么意图,还开口感谢我的,可能就是想离开寺院而已。阿文知道原委之后我去什么地方他就去什么地方,一个人怕啊,7号早上4点多也跟我起来上大殿做早课了,然后在寺院游览,拍了很多照片。
  在2007年10月8日23时30分写这个游记之前几个小时,他还发了几条信息给我,说一直对满脑子云门寺的事情,很舍不得离开,回来吃肉很不习惯,最特别的是,那个供奉土地的塑像经常出现在他脑海中。问我怎么办,我说吃的问题可以多吃点素,另外的事情除了多念佛外,没有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