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被强暴及割喉却没死,她全靠碰到了人间菩萨!  

2017-04-20 09:0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联性阅读:

不经磨砺又何以修成菩萨?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uy2.html

 

 

被强暴及割喉却没死,她全靠碰到了人间菩萨!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偶然浏览到一篇文章,虽说有些血腥和悲怆,却又非常之感人!

 

什么是佛菩萨,你救人、救命,你就是人间的佛菩萨。

好村医救人救心,割喉“的姐”重获新生

如果没有王恒,那个惨遭歹徒强奸、割喉的“的姐” 黄丽早就没命了;如果不是王恒,黄丽的三口之家早就散了。

王恒,一个普通的村医,用他的勇气和智慧挽救了黄丽一家的幸福。

“的姐”遭遇强奸割喉,险象环生死里逃生。2003年3月27日中午,沈阳市东陵区的城乡结合部。女司机黄丽在擦拭崭新的红色出租车。她虽然已经32岁,但一头飘逸的披肩发,婀娜生动的身姿,散发着迷人的风韵。在一家屠宰厂打工的姜勇慢慢朝黄丽走过来,漫不经心地问她:“你这车走不?”
黄丽心中一喜,连忙说:“走。”姜勇就上了车。先说去“兴隆屯”;到了地方,他改口说是去“龙三家子”;到了“龙三家子”,他再次改变,说是去王滨乡卧龙公墓。
下午1点30分左右,车,路经山下那一条村级公路。路两边,除了山林,没有一个人影儿。突然,一把半尺长、雪亮的杀猪尖刀横在了黄丽的脖子上,寒光闪闪。她耳边,传来一声咆哮:“别动,停车!”
黄丽心里一颤:完了!
在刀子的威胁下,黄丽在前,姜勇在后,开始上山,钻进了密林中。
走到半山腰一棵大松树下,两人开始了一场不平等的“谈判”。黄丽浑身哆嗦,恳切地哭着求饶:“兄弟,你别杀我!我才30多岁,我还有一个11岁的儿子,他不能这么小就没了母亲。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姜勇笑笑:“我不要你的钱,也不要你的车,我只要你的人。在张官屯我已经盯你半个月了,那是多么辛苦啊……”他晃了晃手里半尺长的杀猪刀,“快,你自己把衣服脱了!”
黄丽哆哆嗦嗦地开始脱衣服,没等她脱完,姜勇就将其扑倒在草地上……
事毕,黄丽哭着哀求:“既然你已经达到了目的,就别杀我了。”
姜勇说:“不,我得把你绑在树上,这样我才能更安全——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黄丽只好任其摆布。用黄丽的衬衣,“改造”成一条绳子,姜勇把光着身子的黄丽捆在松树上。但把黄丽捆绑好,姜勇神态马上一变:“对不起,我还得杀了你!”
说是迟,那是快,姜勇熟练地将那把雪亮的杀猪刀顶在她的脖子上割了两下。一声声尖利的惨叫,黄丽的气管骇人地向外翻露,鲜血喷涌而出……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黄丽开始强烈的反抗。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黄丽一手握住刀柄,一手握住刀刃,居然抢下了那把鲜血淋淋的杀猪刀,然后一用力——杀猪刀折断了!扔了出去。
矮小的姜勇,气喘嘘嘘地走过去,拾起那把残缺的刀,嘴里还不满地嘟囔:“这败家娘们,力气这么大……”说毕,他又冲过来,准备再给黄丽补上第三刀。
情急之中,黄丽突然想起装死的办法。她眼睛一闭,脑袋一耷拉——“死了”。姜勇见状突然停步,愣了片刻,转身飞快向山下左边公路跑去。
黄丽拼命挣脱捆绑她的绳索,穿好衣服,向山下右边的公路跑去。
山下公路,姜勇慌慌张张地钻进出租车。可没开出五米,车子就翻进了路边的排水沟里。姜勇一身泥水,狼狈地从车窗里爬出来。他舍不得弃车而走,便站在公路上,想求助过路的汽车司机把车从沟里拉上来。但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被他“杀掉”的黄丽,此时此刻,鲜血淋淋地站在前面200米远的公路拐弯处,等待着向过路的司机求助呢。

恶狼装扮绵羊求助,好小伙子先救“的姐”再斗歹徒

下午大约2点半,一辆红色摩托车,从公路的东头出现。车上是英气勃勃的王恒。他给患者打完了“点滴”,正返回魏家村的途中。站在路中央,姜勇又是作揖又是喊叫。王恒便把摩托车刹住。
姜勇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王恒说:“我是一个出租司机,对这的路不太熟,所以一不小心车就翻进了沟里。你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哥能不能帮我一把?”
王恒很同情他,打量一下掉进沟里的出租车,摇摇头:“就凭咱俩人的劲儿,肯定拉不上来。”他又想了一下,热心地说道:“我就是前边魏家村的。这样吧,我回家取一条绳子,再给你雇一辆车,把车拉出来。”
姜勇感激地连声道谢。王恒飞身上车,带着“任务”继续向村里赶路。
顺拐弯的山间公路,王恒刚开出不到200米,就碰到了浑身是血的黄丽。黄丽哭着挥动双手,示意停车。王恒忙停住车,下车跑过去,扶住她,检查伤口,不禁心惊肉跳。太残忍了!气管都被割断了!他一下子意识到,这个女人遭劫了,凶手很可能就是刚才那个男的。他陡然紧张起来,急急地问道:“是不是前边那小子干的?”黄丽虚弱地点了点头。
王恒进一步检查了她的伤口,还好没有伤及大动脉。他当机立断,决定先救人后追凶,在为其简单包扎后说:“姐,我是魏家村的村医。你赶快上车,去我的诊所。”
回到诊所,王恒先是给黄丽打止血针,随后,清除堵塞在断裂气管上的淤血块,否则黄丽就会窒息而死。这时,魏家村的乡亲们都闻讯赶到王家。屋里、院子里站满了人。王恒医治处理完毕,打了两个电话:110和120。
打完电话后,村里的农民小张开着自己家的货车驶进村口。见王家院门口站满了人,对院子里看热闹的一个人大声嚷嚷:“老五,走,跟我拉车去!”
王恒一听,便想起了什么,急忙奔出院子。他朝驾驶室里一看,里面坐着的,正是歹徒姜勇。王恒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厉声道:“你下来!”
姜勇顺从地下车,可却从后腰上偷偷拔出那半截杀猪刀。王恒急忙抓住对方持刀的手,两人厮打了起来。人们吓呆了,一时间不敢上前。村支部书记、王恒的父亲王凤臣操起一把铁锹冲了出来……势单力薄的姜勇只得束手就擒。就在这时候,王滨乡派出所的警车和沈阳市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先后赶到了。
在沈阳军区陆军总医院的抢救室里,经过3个多小时的手术,黄丽奇迹般得救了。主治医生走出手术室,对守候在外面的人说:黄丽真是万幸!如果不是王恒及时救治,她早就死了。
2003年9月,犯罪分子姜勇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妻子失贞丈夫难忍,弟弟“支招”夫妻破镜重圆


王恒对黄丽有救命之恩。因此,伤好之后,在丈夫的陪同下,黄丽特意重返王滨乡魏家村。在村民的众目睽睽之下,两家人庄重地举行了认亲仪式。黄丽和王恒成为干姐弟,大家弹冠相庆:两家从此多了一门好亲戚。
凶杀案过去几个月了,可是黄丽的家庭却一直风雨飘摇。丈夫叶鹏,是另一个受害者。从来不喝酒的他,从那以后,天天晚上要喝几杯。他的心,仿佛被放在烧红的铁板上。作为一个男人,想到另一个男人强奸了自己心爱的妻子,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啊!在这种心态下,酒越喝越多。醉了,他就开始大骂自己的妻子。
黄丽知道丈夫的“心病”,先是默不做声,后来,也忍不住开始反抗和争辩。夫妻越吵越凶,最后,叶鹏像疯了一样,睁着通红的眼睛,对妻子挥起了拳头……黄丽真是有苦难言。
一天,市里的姐姐黄丽给乡下的弟弟王恒打了一个电话,声泪俱下地倾诉起来。王恒仔细想了想,说:“姐,姐夫还是爱你的,但是,眼下你必须这么做……”
在弟弟的“导演”下,姐姐突然变得强硬起来。2003年8月,黄丽提出了离婚的要求,但叶鹏坚决不同意。于是,黄丽向东陵区人民法院提出了离婚诉求。在了解离婚的背景之后,法官做了调解工作,没有批准离婚。没过两天,黄丽又离家出走了——那是准备分居满两年,以达到法律上离婚的目的。
叶鹏懵了:看来黄丽是豁出去了!他班也没心思上了,满世界地寻找妻子。找了两个星期,一无所获。他曾给魏家村王恒家打电话,王恒那小子睁着眼睛说胡话:黄丽没来过。
转眼到了2004年5月,时间告诉叶鹏:在他的生命中,不可能没有黄丽。他开始天天给黄丽打手机,可一直接不通。5月9日,叶鹏又给王恒家打电话,响了很久,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正是黄丽。叶鹏语无伦次地求她:还是回家吧,儿子想她,婆婆想她。
沉默了好一会儿,黄丽冷冷地说:“叶鹏,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你和那个歹徒是一路货色,都变着法儿地想害死我。”叶鹏浑身冒汗,坐立不安。他终于下了决心:要负荆请罪,不论多丢人,多艰难,也要把妻子接回家。
第二天,叶鹏坐上长途客车前往遥远的王滨乡魏家村。但王恒却把他拦在了院门外,叶鹏只好在乡政府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住了下来。叶鹏每天一清早便来“叫门”,直至天黑才离去。10天以后,王恒停止了对叶鹏的“折磨”。当天晚上,在王恒的新房里,摆了一桌子酒席,一家6口人开了一个家庭会议。王恒作为“小舅子”,给叶鹏上起了“课”来:姐姐开出租车,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她出事了,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嫌弃她,唯独你不能!叶鹏连连点头称是。第二天清晨,夫妻依依不舍与王家人挥泪告别。
回到沈阳市区后,叶鹏变得非常恋家。最大的变化是,叶鹏再也不喝酒了,业余时间几乎都“耗”在家里。他一个人包下了所有的家务,黄丽想干一点都不行——他给妻子的任务,就是呆在家里好好调养身体。
10月21日,是黄丽的33岁生日。那天,叶鹏请了一天假,从朋友那里借来一辆面包车,去了一趟魏家村,把王恒一家人接到了市区。在东陵区泉园街道那条商业街上,找了一家中档酒店,包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席间,叶鹏动情地为妻子献上一首爱情老歌儿《月亮代表我的心》。在亲人们的热烈掌声中,细心的王恒发现:姐姐感动地哭了……
来源于:http://www.xiaogushi.com/Article/jingdianaiqing/201310182075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