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著名作家的两位亲人在临终前难以解释的现象!(上)  

2017-04-25 11:0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联性阅读:

 

在停灵之地,著名女导演遇到了皇帝的幽灵?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v6h.html



出家前俗名刘书宏

 

来源:2016《弘化》第10期 


按:贤书法师(出家前俗名刘书宏,)讲述的两位亲人截然相反的临终故事,再次佐证了佛陀告诉我们的六道轮回真实不虚,佛法的究竟圆满远远超越了世间医学、科学所能了知的程度。


世间万事皆是生灭无常,凡夫面对生死关头丝毫做不得主,如同一片枯叶随风飘荡一样被业力牢牢拘牵。唯念佛法门不可思议,不分贤愚,不分善恶,业重凡夫随顺佛愿,即可仗阿弥陀佛大愿功德带业往生!舍娑婆浊恶怖恼生灭旧体,得极乐清净智慧无为新身,实在是快意平生!南无阿弥陀佛。





 

     我的姐夫老赵,四十岁那年,大年三十,我们一起吃饭,谈论来年的事情,对未来的生活做了很多规划,那时候,他跟我姐刚结婚一年,刚有了一个女儿,四个月大,俩人都是二婚,一切都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你能想象在那个新年里,几个中年人对未来的憧憬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当夜,用餐完毕,我送他们回家。路上,又谈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接到电话,说他下床时摔了一跤,很危险。等我赶到的时候,救护车也在楼下,大家手忙脚乱地把他从楼上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一名中年大夫翻了翻他的眼皮,说,这是脑溢血,病人最多只能再活四天。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当然,这个理解是后来才产生的,当时的状态是不能相信,这怎么可能,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会死呢。可是,经过四天四夜的挣扎,老赵就在重症监护室,在我的面前,死了。
当时,医生熟练地走进来,用手电照了照老赵的瞳孔,观察了一下,回过头来,正式向我宣布,病人已经死亡。

     我的本来就多病的老爹在听说他住院的消息时,就垮了,也住进了医院,一个在四楼,一个在二楼。

     老赵死了,我老爹没死,心脏和肺部的疾病被控制住之后,但是尿不出来了,这时候,我才知道,活人是可以被尿憋死的,医院采取的办法是在尿道里插一根胶皮管子,把尿引出来,终端是一个尿袋,我爹就把尿袋揣在裤兜里,不用费劲尿了,直接从管子里流到裤兜里的尿袋里。

     把老赵火化了之后,我把我老爹送进了一个专门治尿不出来的病的专科医院,做了一场成功的手术,好了。从医院再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春天了。但是,后来,几年以后,我老爹,还是死了。

     再往后,就该轮到我了。或者,早晚也会轮到我。我曾经想活到九十岁,但,这是一厢情愿,看我姐夫四十岁整那年,他是多么不想死啊,但,没办法,他死的也很可怜,大家都没有应付死亡的宗教经验,按照医院的要求,宣布完死亡之后,就给他换上一套很滑稽的旧社会地主的装束,然后送进一个大冰柜,冻了起来。两天以后,他的反目成仇的前妻竟然挨家挨户打听最近谁家死了人,神奇地找到这个冰冷的抽屉,拉开抽屉,咬牙切齿地对老赵的遗容说,老赵啊,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从此,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所以,老赵一直是我念死无常的影像。陪伴他走过的四天死亡之路,彻底颠覆了我过去的死亡观念,也对现有的医学对死亡认识之少有了确切的体会。四天中,老赵从未醒来过,也没有留下一句话,这样就给后面处理他的家事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前妻、现妻、孩子、保险、营业执照、朋友、欠款、房屋按揭,商业伙伴以及好几个家庭的分歧和争执,真是比较麻烦。

    在这四天里,大夫说老赵是深度昏迷,从医学上讲没有任何知觉,按照这个理论,就在他的后脑上打了一个洞,插进管子,往外放淤血,由于病人不能自己清理喉管里的痰,会造成窒息死亡,于是就要在他的喉咙里插一根管子,用专门的吸痰器吸痰,整个病房里都是这种疾病的人,治疗方法都一样。

     可是老赵不肯张嘴让别人插管子,经验丰富的大夫就用一把特制的不锈钢钳子嘎吱吱地硬撬开老赵的嘴,把管子插了进去,老赵的嘴再硬也硬不过钢钳子啊。这时候,我意识到,人,此时有知觉的话,他所承受的痛苦是畜生的痛苦。

    随着我对老赵的观察,我确信,他有知觉,并非大夫说的什么都不知道,四天中,老赵的两只手有明显的动作,他要摘掉身上的管子和输液的针,可能那些东西令他很痛苦,我告诉大夫这个情况后,大夫坚定地说,他没有知觉,没有痛苦,让我把他的手用毛巾捆在病床上。

    现在很后悔,应该向老赵忏悔,我真的就遵医嘱,那样干了。当我死死地把老赵的两只手用软毛巾捆住的时候,老赵竟然自己用手指头弯过来,解开了打着死结的毛巾疙瘩。

    而且,老赵想坐起来,使劲地向坐起来,但每次都失败了,有一次几乎都要坐到九十度了,但最后,还是又重重地躺下了。


    我相信,那四天里,老赵的生命意识是在两个境界里来回拉锯,他实在放不下这个世界的人和事,但是,终结的生命迫使他离开。

    只是,他没有任何的宗教训练,之前,他只是去过寺庙烧烧香,而我也从没有面对死亡的经验。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给他念佛,想必对他一定有帮助。但是,他的命很苦,除了当时我的前妻在耳边给他念了观世音菩萨以外,就没有别的了。
 
    关键,他自己没有这个意识,如果四天里,他的意识能够提的起佛号或者菩萨的名号,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我确信他有知觉和意识,只是丧失了语言和行为能力,因为在最后一天,我在他的耳边说,你放心,你的女儿我会好好照顾他。老赵扭过头来,面对着我,开始流眼泪,只是他就是睁不开眼,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