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莫让重症监护室你认为的“爱”演变成残忍!  

2017-04-28 17:1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著名女作家琼瑶突然发出遗书《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希望借公开此信告知后辈,若之后遇到生死关头,希望亲人能够放手,强调自己不动大手术、不插管等;近来更因老公平鑫涛住院,让琼瑶对生死更有新体悟,强调台湾既然不能安乐死,但求能尊严死去。

 

      琼瑶自从在网上发布遗书后,她也意外透露老公平鑫涛已经住院长达400天,且现在连她都认不得,让她相当悲痛。不过也因如此,她先前就曾公开表示未来不论生什么重病,绝不动大手术、不送加护病房也不插管,希望自己没痛苦死去就好(与预知死亡及亲历阴间相关的两则故事!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vfg.html)。

 

     近日琼瑶接受访问时,再次宣告自己不接受“侵入性急救延命”,并说之前老公平鑫涛也说过“不愿做一个躺在那里像等死的老人,台湾老人的问题快把台湾拖垮了。”近年儿子已经懂她的立场,琼瑶则认为台湾现在做不到安乐死,希望至少自己能做到“尊严死。”

莫让重症监护室你认为的“爱”演变成残忍!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琼瑶和老公平鑫涛

    其实人要得到善终也是需要福报的!

 

    下面我们就来参阅一篇文章(来源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6592afb0102vnip.html):

 莫让重症监护室你认为的“爱”演变成残忍!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看到这么篇文章,作者不详,心里不是滋味,故事中发生的事也许一直在上演,而这些自认为孝顺重亲情的人并没有察觉。这种主观的“爱”不仅仅是自私那么简单,应该叫残忍。

 

 

     某医院一位医生发现很多人为了种种原因,坚持要求医师使出十八般武艺,继续急救明明只剩最后一口气的亲人,使得患者受尽痛苦,含恨以终。

      有位七十三岁老太太得知自己罹患乳癌后,清楚交代后事,然后安心地接受治疗。四年后,癌症复发,并转移到肺脏、肝脏、脑部和骨骼,她自知来日无多,不但签下“不急救”的意愿书,并且交代儿孙在她往生之日,不要惊扰她,只需安心念佛,送她上西方极乐世界。

 

      没想到,老太太濒临死亡前,有个儿子声称在遗产问题尚未摆平,兄弟姊妹还没取得共识前,医师绝对不能让她断气,否则就要控告医师有医疗疏失,医师只得依他之言全力抢救,经过多次电击和心外按摩,这位老太太死前几乎已被震得“粉身碎骨”。

      另一位笃信天主教的八十九岁老人乐天知命,七十岁那年就写好“生前预嘱”,希望子女在他临终前,不要给他插管开洞,让他安详的返回天国。

 

      然而,真的到了他病入膏肓,多重器官衰竭之际,子女担心被邻居批评不孝,同时为了让住美国的大哥见老爸最后一面,硬是要求医师救到底。医生说,这名老人死前意识清楚,浑身没穿衣裤,插了十几根管子,他没办法说话,几度要自行拔掉管子,护士只好绑住他的双手,他又用脚踢表达心中的怨愤,由于扯掉导尿管造成血尿,护士又绑住他的双脚,结果他被五花大绑地躺在加护病房,躺了两星期,不断流泪。

     最后长子总算赶回来,但是任凭所有子女声声呼唤,老人转头闭眼,硬是连看都不看,在无声的抗议下,咽下最后一口气。

 

      更离谱的是,有个老人已届弥留状态,子女请相士算命,相士说老人如果在某月某日前死亡,家道会衰败,后人会贫穷,子女拜托医师无论如何不能让老人死。

 

       结果,这名老人经过十几次急救,光是强心针就打了一千多支,护士打到手软,拖过相士讲的那一天,子女终于同意医护人员拔掉老人身上所有管子,让他安息。

 

   有一名四十二岁妇人罹患卵巢癌,癌细胞严重扩散,她丈夫恳求医师非得救她一命不可,因为“三个孩子还小,不能没有妈妈”。

 

 

       当她呼吸停止时,医师努力替她施行心肺复苏术,但急救无效。她丈夫进入病房一看,只见爱妻满脸满枕头都是血,嘴里插了一根很粗的管子,口角沾着血,眼角的泪也沾湿了枕巾,他抱着妻子狂喊“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当他获悉是急救的结果,心中大恸,连连捶胸哭嚎说“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医生每次看到这种情形就感慨万千,甚至有的病人根本就已经死了,只不过靠着人工呼吸器,胸部仍有起伏,其实脚底板早就出现尸斑,医师往往宣布死亡不到一小时,尸臭就透出来了。

 

      病人方面不得善终;家属方面事后愧疚;医师方面在医疗纠纷的阴影下,无奈为之,违反了医界伦理;社会方面,每年因此耗费的健保资源更是难以计数。这种恶质文化还要让它存在多久,值得国人深思。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