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定数难转:韦氏女梦中早已知晓一生命运!  

2017-05-18 16:0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定数难转:韦氏女梦中早已知晓一生命运!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来源于:http://xcqxcyyy74.blog.163.com/blog/static/209377064201171711250872/

 

 

    唐朝时在京城长安,有户姓韦的人家,女儿渐渐长大成人,转眼之间,已经17岁了,那个时候,这么大的姑娘,就该是婚嫁的年龄了。她母亲时刻把女儿的婚事放在心上。

 


   一天,母亲把她喊过来,对她说:"有个叫裴爽的秀才,看中了你,想聘你为妻,你意下如何?"女儿听完,笑了笑说:"这个人不是我命中的丈夫。"母亲见女儿这样说,也就当了真,并把这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没想到,打这以后,裴家的媒人天天往韦家跑,向他们介绍裴家的家境,夸赞裴秀才的人口才学。以至韦氏全家非常羡慕,希望这门亲事能够成功。但由于韦女坚决不同意,这件事最后终于没有结果(最年轻的“扬州八怪”娶了才貌双绝之妻,惜未能携老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vvi.html)。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一天,母亲又对女儿说:"有个叫王悟的人,是前任京兆府参军。京兆府司隶张审约,是你的舅舅,就是他做媒,为姓王的说合,想聘你为妻。"女儿听后,也不多说,只是摇摇头说:"不是这个人。"母亲急了,接着说:"是你舅舅做媒,他对我们家是了解的,对王家也了解,他的话总不会假吧。一方是他的亲戚,一方是他的同僚,他是掂量了才开这个口的。"不管母亲怎样劝说,韦女就是不答应。这件事又没有结果。

 


   又过了两年,韦女已是20岁的大姑娘了,这个时候,有个叫张楚金的進士来向她求婚。母亲急忙告诉女儿,女儿笑着说:"我的丈夫正是这个人。"母亲赶忙出去答应提亲的人。于是抓紧时间,选择吉日良辰,举行婚嫁之礼。母亲也了却一桩心事。结婚之后,母亲问她如何知道张楚金就是命里的丈夫,她说:"这是我从梦中得知的。从梦里,我已知道我这一辈子的命运,还不单单是要嫁给楚金这件事。给你说说吧:15岁那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20岁时嫁给清河县的张楚金为妻。所以,对从前所有提亲的人,我一概回绝。"

 

 

 

 

  母亲这才恍然大悟。

 

      女儿接着说:"楚金以尚书的身份,统领扬州兵马,在任七年,然后被朝廷赐死,全家亦被牵连而抄斩。到时只会剩下我和新娶的儿媳妇,被官府押至宫内为奴婢。在宫内,粗茶淡饭,活计繁重,整整要干18年。18年后,蒙皇上天恩,下诏赦免,出得宫门。中午接到诏书,因处理完一些杂事,到太阳快落出时才出得宫门。和儿媳一起,渡过一条河,天完全黑下来时才到达河岸。下得岸来,四周漆黑一团,分不清东西南北,也不知道往何方投身。想着这些年所遭的苦难,以及眼下这种走投无路的处境,禁不住和儿媳在这荒野的滩头上抱头痛哭。哭过之后,我们两人强打精神,互相壮胆,互相勉励,说:‘这个地方不能久呆,应该马上过河。 '于是,我们就估摸着向南边趟水过去。到达对岸,走了几百步的样子,隐约看到一座颓败的里坊,断墙残壁,一点声息都没有。

 


  我们壮着胆子从西门進去,沿着没有完全倒下来的墙根向北走,绕到了东边。东边是一座大房子,大门敞开,杳无人声,我们走了進去。来到里面的门前,发现它已破损,而且没有遮挡,我们继续朝里面走。到了里边,当面是一堵大屏风,绕过屏风,境界大开。只见一个宽敞的大庭院,四边是宛曲的回廊环绕。对面,是一间大客厅,门已上锁。堂前的台阶下面,有四株大樱桃树。这时,月亮已出,使的樱桃树更显的浓荫婆娑。枝头上花儿正开,与月色相映,影影绰绰,真是美极了。院子里月光满地,一点声息都没有。这时好像没有人住,是一座空房子。我和儿媳想在这儿过一度,也不知该向谁说一声。无奈,我俩只的睡在屋檐下的台阶上。

 


  没睡下一会儿,就听到有脚步声。我们急忙爬起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守夜的老头子。他走近我们,责怪道:‘你们是什么人?夜深人静,敢私闯民宅!'我赶紧将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对他讲了一遍,并恳求他让我们在这儿过一夜,天明再去赶路。老头子这才答应,慢慢吞吞地走進里屋。

 


   不一会儿,又听到西边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声音轻快清脆。我们起来一看,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正朝这边走来。他一边走,一边大声斥责,说我们不该進来,而且高喊守夜的那老头,要他把我们赶走,怎么求他都不中用。我伤心的哭诉自己不幸的身世。那小伙子听后,低着头匆匆走开了。没过多久,只见他穿着白衣白鞋走了出来。来到我俩身边,走下台阶,跪在地上。一边拜一边抽泣着说:‘我就是张尚书的侄儿子。'说完这句话,像是止不住似的放声大哭起来,说:‘这里遭难后,亲戚流散,彼此没有任何音信,也无处可以打听。没想到阿母阿嫂今天回来了,这真像是从天而降。还望阿母阿嫂恕小侄唐突鲁莽之罪。'我此时恍恍忽忽,如在梦中,也分不清眼前的情况。只听到侄儿还在说:‘这就是过去的老屋,大厅里锁着的都是过去的旧家什。'他一边哭一边打开门锁,带我们進去看。走進厅堂,发现里面的东西和摆设是那么熟悉,和以前几乎一模一样。我这才意识到,我回到自己的家里了。"

 


   女儿将梦讲完,母亲大为惊异。说:"从前,我经常听人说,一个人的命好命不好,都是前世定好的。但做梦知道自己一生的命运,倒还没有听说过。做梦难道就真的那么灵吗?看你以后的经历,是不是和梦到的一样。"

 

 

 

 

  不久,张楚金被授予扬州兵马指挥之职。到唐中宗神龙年间,徐敬业在扬州兴兵,讨伐武则天,不久兵败。张楚金被牵连,为朝廷赐死,全家抄斩,只有他的妻子和儿媳幸免,被罚为奴,到皇宫服役18年。直到武则天一次庆寿,大郝天下,这些因抄家籍没奴的人被免去苦役,放还老家。张妻午时接到诏书,打点行装,正要出门时,被宫中太监总管留住吃饭。等吃完饭,从宫里出来,太阳快要落山了。其后两个女人在河边抱头痛哭,高卷裤腿,战战兢兢的趟水的情景,和韦女的梦没有任何差别。就连投宿破败的庄园,原来就是自己的家等具体细节,也都一模一样。(源《玄怪录》)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