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煮饭的僧侣成就后所撒的一滴尿竟如此珍贵!  

2017-06-12 13:4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  在  前  面
      竹旺萨迦师利(Drubwang Shakya Shri)是位伟大的瑜伽士,他本来是寺院裡的厨子,生於西藏康区一个卑微的游牧家庭,后来却成為当代其中一位最伟大的瑜伽士(魔术师在西藏奇遇喇嘛飞天!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ww2r.html)。曾祖父在一所竹巴传承的寺院裡长大,修持包括竹巴传承在内的许多传承的教法而证得了最高的“大手印”成就。后他遇到蒋扬钦哲旺波,从他那裡接受了寧玛派的口传与教法,并精通“大圆满法”。
     晚年时声名远播,到处都有他的学生。许多人从喜马拉雅山区的拉呼尔(Lahoul)、拉达克(Ladakh)、庞基(Pangi)、赞斯卡(Zanskar)、不丹、和尼泊尔等地慕名前来拜会他。
     萨迦师利的一生以及他的教示所贡献的一切,使他成为竹巴传承史中不可缺少的角色,尤其是关系到竹巴传承的瑜伽修行传统。
煮饭的僧侣成就后所撒的一滴尿竟如此珍贵!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竹旺萨迦师利 (Shakya Shri 1853-1919)

 


     名声显赫的竹旺萨迦师利(Drubwang Shakya Shri),出生在西藏康区(Kham)的一个卑微游牧民族家庭中,进入度固寺(Dugu Monastery)后开始他的修行生活。当时,他只是名擅长烹饪不起眼的僧侣,然而他从未被世俗的活动打扰分心,每天傍晚工作完后,他就会坐在火炉旁,将自己的头发绑起来,用带子系在天花板下,整晚专一地修持。
     经过许多年,萨迦师利的瑜伽行持在寺内并没有被发现。直到有一天,当大瑜伽士竹旺措尼(Drubwang Tsoknyi 1828-1904)来到寺中传授甚深法教时,萨迦师利正好负责供茶。这位大瑜伽士就是第一世措尼仁波切,他是密勒日巴(Milarepa)弟子之一的惹琼巴(Rechungpa)和岩藏师惹那林巴(Ratna Lingpa)两者的转世。那时,在听闻法教的其他祖古(tulku为『转世』之意,成就者的转世有时亦称为『祖古』)与僧侣发现萨迦师利在偷听,便取笑他说:「贝嚓纳令(Petsa Naring 即是『贝玛那长鼻子的侄儿』之意),你无法理解这些法教,还是快回去煑饭吧!」大瑜伽士竹旺措尼立即制止他们胡闹,并说道:「别再奚落他!将来你们都会渴望得到他所撒的一滴尿。」结果这位伟大上师的预言果真成为事实。
     萨迦师利在根本上师第六世康楚仁波切添佩宜玛(Khamtrul Rinpoche Tenpei Nyima 1849-1907)的指导下勤奋地修持,并获得所有大手印(Mahamudra)最高深的教授,也因为他与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 1820 - 1892)处同一时代,所以有机会从蒋扬钦哲旺波处获得所有宁玛(Nyingma)派的传承与教示,因此能完全掌握大圆满(Dzogchen)的修持。
     历经许多年,萨迦师利在康区康巴嘎寺(Khampagar Monastery)上方的偏僻洞穴,与他的明妃和孩子们一块修行。家中每一成员,在与世隔绝和物质贫乏的条件下,非常快乐地过活和修行。然而那些气量狭小的僧侣不断地取笑他们,说他们是『那个住在上面洞穴的肮脏瑜伽士家族,把谷里的水都弄脏了。 』
     直到第六世雍津仁波切学嘉昆虔(Drukpa Yongdzin Rinnpoche Sheja Kunkhyen)到访这个地方传法时,萨迦师利的卓越证量才为人所知。那时竹巴雍津仁波切刚好在萨迦师利窟洞下方的草原与随从们扎营,当他入定时,观见上乐金刚十三本尊曼达坛城,出现在萨迦师利所居住的窟洞地点。竹巴雍津仁波切好奇地问当地人,是谁住在窟洞里?他们回答说:「那个肮脏的瑜伽士!」于是竹巴雍津仁波切邀请萨迦师利来到寺院,并测试他的证量,竹巴雍津仁波切对萨迦师利的高深成就非常惊讶,并赐给他『竹旺萨迦师利』的名号(『竹旺』[ Drubwang ] 意谓『伟大的瑜伽士』),还作了一首诗词赞颂他的伟大。直至今日,这首诗仍为萨迦师利各处的弟子和徒孙们所传诵。他也有个俗称叫『萨迦师利嘉那』,这是经米庞仁波切(Mipham Rinpoche)证实对大圆满见地有深奥的理解所赐予的称号。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萨迦师利的盛名传遍整个康区,事业也随即兴旺起来。不久,他拥有数以千计的瑜伽士弟子,康区的悉地卡(Siddhikha)成了他主要的传法中心。
     在萨迦师利圆寂的七年前,第十世嘉旺竹巴法王邀请他至南藏的竹桑噶丘林寺(Druk Sangag Choeling Monastery)给予个人教示,并宣扬竹巴传承。由于萨迦师利喜欢简朴苦行的生活,所以要求住在寺院附近的偏僻地方,于是嘉旺竹巴法王协助他在启普(Kyiphuk 意谓『快乐窟』)定居。自此萨迦师利成为第十世嘉旺竹巴法王的根本上师,而来自喜马拉雅各地的弟子,纷纷涌向此地向萨迦师利求法。
      如此一来,启普变成一个大规模的瑜伽士训练中心,是许多不同的修行者──僧侣、女尼、在家男女居士,依照紧凑的时间表精进修持的地方。他们都住在窟洞、兽穴、帐篷里,因为不被允许住在建筑物内。上师根据每位弟子的根器训练他们,有的修持大圆满,有的修持大手印;所以一座山住着大圆满修行者,另一座山住着大手印修行者。当时的确发生许多觉悟的征兆和奇迹,人们仅是参访这个地方,心念就会因此而转化,一切为佛法所摄受。

      萨迦师利的弟子们亲睹并转述萨迦师利所展现无数的神通奇迹,其中包括他的身体变得完全透明,因此能看穿他身后的一盏酥油灯,而他的身形也没有投下影子。据说当时萨迦师利的每位弟子往生之时,也都展现极其美妙的征兆,显示他们极高的证量。萨迦师利的弟子和徒孙们仍然遍布喜马拉雅山各个地区,包括西藏与不丹,即使到了今日,他们对萨迦师利仍然怀着深邃无比的虔诚心,这点实在令人感到惊讶!

     萨迦师利在生命即将结束以前,用他所有的赀财复修尼泊尔三座神圣舍利塔──博达那舍利塔、苏瓦扬布拿舍利塔以及那摩布达舍利塔。

    虽然复修工程无法在他住世时完成,他的儿子仍继续这项工程。萨迦师利有十个儿子,四个女儿,皆以自身的能力被尊崇为伟大的灵修导师和传承持有者。他的女儿全都是觉悟的瑜伽女,也是智慧空行母的化现,因此展现许多奇妙的神通力。
 


    长女阿禧轮确(Ashi Lhuncho)是第六世康楚仁波切添佩宜玛的明妃,他们的独子协楚董度(Setrul Dondrup),后来成为康区非常著名的导师。
   次女阿禧卓卡(Ashi Drolkar)嫁给一位宁玛巴导师,南卡吉美仁波切、阿津仁波切和家族是他们的后裔。
   三女阿禧阿配(Ashi Apay)为第七世度固确嘉仁波切的明妃,也是一位伟大的瑜伽女。
    幺女阿禧菩拉(Ashi Phurla)为第十世嘉旺竹巴的明妃,第一世突谢仁波切(Thuksey Rinpoche)即是他们的儿子。如果没有突谢仁波切的诞生,整个竹巴传承可能在历经文化大革命后完全瓦解。突谢仁波切无私地将此世的嘉旺竹巴法王培养成人,并在印度大吉岭(Darjeeling)重建竹桑噶丘林寺。

    这些女性以及她们的后裔,在生平和圆寂之时,皆展现了无限的空行母本质。许多关于这些伟大女性修行者的故事,至今仍未被揭示。
     萨迦师利的一生以及他的教示所贡献的一切,使他成为竹巴传承史中不可缺少的角色,尤其是关系到竹巴传承的瑜伽修行传统。萨迦师利身处一个非常迫切的时代,他所留下的典范,鼓励着人们继续深入修行,因此无论是在不丹、西藏、喜马拉雅山区,或是其他地方例如尼泊尔,其陀甸(Togden 即『瑜伽士』的藏语音译)以及陀甸玛(Togdenma 即『瑜伽女』的藏语音译)的传承,总是可以追溯到萨迦师利本身。
    萨迦师利的许多弟子就如他自己,都是非常平凡的众生,而能在一生中证达非常高的证量和修行。弟子当中有些是地位祟高的大师,包括来自拉达克的塔仓仁波切(Taktsang Rinpoche)、第七世竹巴雍津仁波切雅吉旺波(Ngagkyi Wangpo),以及第八世竹巴穹恭仁波切图陀确吉嘉措(Choegon Rinpoche Thutob Choekyi Gyatsho),还有些是王族和学者。然而他务实简单而细心勤勉的修行方式,激励了数以万计的平凡众生,鼓励他们达到修行最高的层次。
 
来源于:嘉旺竹巴法王中文资讯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