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当一位牧民的儿子被认证为大法王!  

2017-06-12 14:1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本人从没有拜见过第17世大宝法王,虽说很早就听闻过,但一直是因缘不成熟(无比殊胜,岭喇仁波切的佛像竟神奇地自生舍利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d25340102v2k6.html)。不过倒也是梦见过,且当时的梦境是有点奇特!

 

      而下文的作者,跟第17世大宝法王颇有因缘,文章也写得好,是位才女,我们就来分享一下(来源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d30c901009xl4.html):

当一位牧民的儿子被认证为大法王!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楚布寺

 

     离开楚布寺的时候,喇嘛吉米的车上多了一个陌生人,我们一直以为那是一位搭便车的老乡,直到快到拉萨了,才知道那是法王噶玛巴原来的一位侍者。虽然知道了,也没有放在心上,那时候觉得,法王的侍者应该有很多吧,没什么特别的。

 

      晚上朋友要请喇嘛吉米吃饭,专门找了一家道地的汉餐馆,邀请那位旧侍者(他现在已经还俗了)也来用餐。饭吃到一半,侍者先生突然说,以前和噶玛巴一起去北京的时候,菜色也是品种繁多,但是总觉得吃不饱。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他就是那位所有十七世噶玛巴的传记都提到过的:喇嘛迪迪——上师在国内时最最亲近的侍者,就是他,亲自到拉拓找到了阿波嘎嘎,并将他亲手抱回了楚布寺。我和同去的女朋友当场两眼发亮:“快给我们说说法王小时候的故事!”

 

    喇嘛迪迪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就让我来提问吧。我首先问他,第一眼看到法王的时候,是什么情形?喇嘛迪迪说:“法王是牧民的儿子,我们走进帐篷时,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衣服脏脏的,双手和脸也是很久没有洗过的样子,身上还有很多的虱子。他就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们,什么都没说。”

 

    喇嘛迪迪又说道:“是啊,因为我们没有想过寻找大宝法王转世灵童会这么的顺利,对我们来说大宝法王就像是突然就找到了,根本来不及准备新的衣服给小法王。所以最难受的就是接下来的那一个月,那时候寻找灵童小组把法王接到了拉拓附近的那所小寺庙(多多注:就是第一所把阿波嘎嘎认证为转世活佛,接去接受教育,但是并不知道他就是噶玛巴的转世的那所拉拓当地寺庙)。那个时候阿波嘎嘎原来就是噶玛巴转世的消息迅速地传开了,人们有的开车、有的骑摩托车,还有的骑马,不分昼夜地赶来觐见噶玛巴法王。小法王每天早上七点就开始给人们摩顶祝福,中午只休息一个小时,直到晚上七八点才能结束,连续一个月日日如此。而在那一个月里面,因为拉拓是一个很贫穷的地方,法王的新衣服要从楚布寺带过来,所以法王每天还是穿这那一身脏衣服,带着满身的小虱子,在给信众们摩顶。”我和女友不约而同地小声喊道:“好幸福的小虱子!”

 

    喇嘛迪迪说拉拓那个地方本来就没有洗澡的传统,要是你经常洗澡,别人会笑话你的!

 

    又说到:“后来楚布寺的人终于来到拉拓了,到来的还有都穆曲杰仁波切(多多注:青海当卡寺的主持活佛,噶举派的重要上师)。本来按照传统仪轨,穆曲杰仁波切是要为小法王举行一系列的加持与洗净仪式的,其中一个内容需要小法王坐在洗澡木桶里,由穆曲杰仁波切手持甘露瓶等法器,将甘露水淋在小法王的头上和身上。可是小法王一看到水和木桶就拼命地躲,死活也不肯洗澡。最后没有办法,我和一位法王的亲戚,也是喇嘛,将小法王摁在了木桶里,抓紧时间匆匆地擦了几下背,好歹算是勉强完成了仪式!”

 

    想象着那个情形,我们都忍俊不禁,笑作了一团。

 

    我又问道:“那当你们跟阿波嘎嘎说,你就是噶玛巴,我们要把你带回楚布寺的时候,法王有什么反应?”

 

    喇嘛迪迪说:“这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他是牧民的儿子,不善言语,什么都没说,也没有表示任何的反对,一路上都是静静地,很自然,很心安理得的样子。”

 

    我又追问道:“那法王的父母亲呢?当你第一次跟他们说,他们的儿子就是噶玛巴的转世时,他们的反应又是怎样的?”

 

    喇嘛迪迪回忆了一下说:“嗯,当时,我们跟据十六世大宝法王的遗嘱,一步一步地找到了拉拓,一切都和信上预言的相吻合,直到在拉拓,找到了一对夫妇,男的叫顿珠,女的叫洛拉嘎,和信上说的一模一样,虽然还没有见到他们的儿子,但是当时我觉得自己的头发全部倒竖起来,说不清那是一种激动,还是带着畏惧,反正那种汗毛倒竖的感觉,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后来寻访组里的喇嘛打了卦,说那天不是吉祥的日子,还不能去见噶玛巴,所以我们就在附近搭了帐篷,准备第二天去见转世灵童。但是我们的意图,乡亲们已经在议论纷纷,都知道我们是楚布寺来的,来寻找我们的活佛。法王的父母也听到了议论,知道是来找他们的儿子的,但是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就是噶玛巴的转世,还问呢,楚布寺除了噶玛巴,还有没有别的活佛啊。大家就说,还有一个嘉察仁波切也是楚布寺的活佛,不过他人在印度,还年轻得很呢。可这对夫妇就是不相信,他们的儿子会是噶玛巴。直到第二天我们见过了阿波嘎嘎,并对这对夫妇正式宣布:你们的儿子是大宝法王的转世,我们现在代表楚布寺要将他接回去。只见顿珠和洛拉嘎两个人就呆在了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很久很久。”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个在书上看到的故事,说阿贡仁波切曾经请求十六世大宝法王在圆寂后留一颗牙齿给他做为纪念,法王答应了。后来因为一直在海外各国宏法,阿贡仁波切阴差阳错的就是没有得到那颗牙齿。当第十七世大宝法王找到之后,阿贡仁波切受大司徒仁波切所托,来觐见小法王。刚一走进小法王的房间,阿贡仁波切就对小法王说:“仁波切,您还记得您曾经答应过我的一件事吗?”书中这样写道:“法王噶玛巴什么都没说,笑眯眯地从自己的座垫底下拿出了一颗小乳牙,递给了阿贡仁波切。阿贡仁波切泪流满面地说,您真的是我的上师,我确信无疑!”我把这个故事复述了一遍,向喇嘛迪迪求证。喇嘛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听到最后他说:“嗯,基本上是这样的,但是有一点,法王当时并不是自己从座垫底下拿出的牙齿,而是叫我把他包着牙齿的小包包拿出来,从里面拿了一颗递给了阿贡仁波切。”我马上说:“哇,那你岂不是收集了很多法王小时候换下来的牙齿(估计当时多多两眼发光)?”喇嘛迪迪说:“没有啦,法王来到楚布寺之前,已经换掉了两颗乳牙,那时候大家还不知道他是噶玛巴,所以随便就丢掉了。在我照顾他期间,他一共换了四颗牙,一颗给了大司徒仁波切,一颗给了嘉察仁波切,一颗给了阿贡仁波切,最后一颗装藏装到了楚布寺的玛哈嘎拉像里面了!”

 

    我想了想,又小心谨慎地问道:“哎对了,你们在法王的身边有没有见过,嗯,就是他,显神通啊?”

    没想到喇嘛迪迪用力地点着头说:“太多了!经常见到啊!”

 

    我们连忙喊道:“快给我们说说!”

 

    喇嘛迪迪被迫再次放下筷子,说:“嗯,例如,很多人向喇嘛、活佛问一些事情,该不该做啊,好不好啊之类的,一般都是要打卦什么的,但是如果有人去问法王噶玛巴,他什么工具和方法都不需要,就在你问的当下,马上回答,从小就这样,一秒钟都不要,就好像他本来就已经知道了。还有,法王会经常地现出莲师愤怒相(喇嘛迪迪边说还边比划着莲师的手印,瞪大了眼睛),那个时候法王的额头就会显出三道很明显的光芒,甚至从照片里都能看见,现场看到就更加明显,非常的威猛!有时候人们不停地给他照相,他不高兴了,就不让照,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他额头的光芒出来了,很明显的。”

 

    喇嘛迪迪吃了两口饭,想了想,好像有了什么新发现:“哦,对了,我想起来有一次。每次法王出远门都是有一个车队随扈的,最前面是警车,然后每一辆车都编上号,其中有一辆车是法王的专车。那一次法王要和随扈到扎什伦布寺去朝圣,快上车的时候,突然法王说,我不上这辆车,工作人员说不行啊,这是您的专车,全都编上号安排好了。但是法王就是说什么也不肯上那辆车。最后没办法,工作人员就只好调整了一下。在去往扎什伦布寺的路上,有一个急拐弯,很危险、经常出事故,当地人称那里是‘司机的天葬台’。结果到了那个地方,那一辆原计划是给法王安排的专车,突然间就爆胎了,险些没酿成重大事故。”喇嘛迪迪端起了茶杯,底头小声嘟囔着:“噶玛巴自己就能把自己保护好。”

 

    我们听得入了迷,半天没缓过神来。

 

    而喇嘛迪迪呢,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还没说话就先笑出了声:“咯咯,对了还有一次,我们在成都,第二天就要坐飞机回拉萨了,头一天晚上,统战部的一位大领导特意来嘱咐大家说,今天晚上早点睡,明天一早要赶到飞机场。大家都应承着,只有小法王笑着说:你明天不用早起,我也不早起,我要睡觉。结果到了第二天呢,大家都按原计划起来了,法王也没说什么,跟大家一起起床、洗脸、吃饭。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到了机场,结果被告知,因为天气原因,航班取消了,一大帮人,又浩浩荡荡回到了酒店里。当时法王也不动声色的,但我想他一定在想:早就告诉你们该好好睡大觉了嘛!呵呵!”

 

    呵呵,那个晚上,那位喇嘛迪迪,简直就是上师精心安排的礼物,让那些传奇的故事,成为我们最最珍贵的楚布之行纪念品。其实喇嘛迪迪还说了很多很多,他就像是上师的成长纪录片,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真实实的牧民之子是如何变成小王子,又是如何堪作三界之王的,让我们感动之余,生起了更广大的信心。感恩,无尽感恩!噶玛巴千诺!

 写于2007年7月

  

 

当一位牧民的儿子被认证为大法王!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后记:

     2007年12月多多在印度见到上师,在问完法后,多多正要离开,上师突然说了一句:“你的小故事写得不错啊!”多多当时愣是没反应过来,一脸呆相地问:“小故事?是那首小诗吗?”(受朋友之托,在上师生日前写了一篇小文,连同各地弟子的生日祝福,一起送给了上师)

     上师说:“不是,是喇嘛迪迪的故事!”这个时候多多才反应过来上师说的就是这篇《从前,有一位小王子》,赶紧问到“啊,上师,我没有写错什么吧。”上师笑了笑:“没有,挺好的。”多多才放下心来,准备起身离开,不过又突然停下,问道:“上师,您是怎么看到那篇文章的?”上师笑着说:“反正我是看到了!”多多心想,既然噶玛巴什么都能千诺,看到也不奇怪,而且上师要卖关子,还是别打听了,不然好像不信他能千诺似的,呵。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