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远离颠倒,共奔极乐!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学佛大潮中的一无名小卒! 虽不能摇旗纳喊,但想最终冲到极乐世界!

未来女性修行者一定有非常光明之前途!  

2018-06-15 14: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来女性修行者一定有非常光明之前途! - 圣地红莲开 - 圣地红莲开的博客(网易)


 白度母在人间的化身之一康卓慈玲球珑



     运气用佛教的话来讲,这些年来性别的问题比较被公开拿来谈论,它理应如此。很多人问:为何历史上没有太多女性上师?未来会不会有较多的女性上师?严格地说,性别与具不具格做为上师无关。上师不需要来自同一个文化,因此上师也不需要来自同一个性别。但是,人们总是热心地希望有均等的代表性,包括黑人、同志、双性人等,你对证悟的追寻不应该被这些看法所阻碍。


     女性与否,女同志与否,这都无所谓。上师必须能设计并提供法道,并且耐心地引导情绪化、愚痴、顽固又失落的众生而决不放弃,直到弟子抵达证悟为止。外在的显现不应该有任何影响。女性上师不一定最知道怎么跟女性沟通,它们反而有可能让男性弟子感到深具启发,因为异性之间有种自然的沟通,会很有助益。


     我们必须记住:状似有所助益的可能是障碍,而看起来是障碍的,反而可能有所助益。


     无论如何,有女性上师这件事让许多人感到兴奋。近年来,我们也看到更多女性佛法老师的示现。能实现这个愿望是一件温馨的事。但话说回来,在藏传或南传佛教的传统之中,由于普遍的男性沙文主义之故,支持女性上师的文化并不存在,也因为这个缘故,能执教的女性老师相对的就比较缺少。女性上师是一个新的现象,若是过于夸大炒作可能反而有负效果。这就好比若是不丹想要开始生产媲美莱卡牌的照相机,当然他们可以,但是由于缺乏这种传统,因此需要容许某些尝试与失败。反之,德国人已经经历过所有这些过程,因此他们相机的制造技术以臻完美。


     虽然这么说,这个世界还是很有福报,我们非常有幸有几位特殊的女性上师在世。其中一位是杰尊.姑秀(或称杰尊玛仁波切)。她是极受尊崇的昆氏家族,受过传承完整的训练。一九五五年她年仅十七岁时,就在西藏的大法会上面对许多萨迦出家众开示了道果教法。这件值得讲的事,不只是因为她很年轻,而是在那个时代,在西藏没有女性上师给予开示的例子,更不用说其对象是几百名萨迦学院的出家众。之后不久,她流亡到北美洲。


     这就好比英国的安妮公主,带着所有的皇室饰物,被迫住在遥远的异乡一般。许多年之间,杰尊.姑秀隐名埋姓,为了生活做过编织缝纫等各种难以想象的工作。她身为人妇,需要负起烹饪洗衣等家事,又要带小孩。但她仍然持续将高深的教法授予弟子,比起同时期的伟大上师毫不逊色。现在,她再度被认证为萨迦派最重要的传承持有者之一。


    另外,嘉都佛母是嘉都仁波切的弟子及伴侣。她虽然不是藏人,但她与这位最纯正的金刚上师相处多年之后,已被公认为最能启发弟子的大修行人。虽然有些西藏机会主义者以猜忌妒羡的眼光看她,但是她还是勤奋不懈地为保存嘉都仁波切的传承而努力。无论她是充满信心地在法座上主持法会,或是在厨房里清洗碗盘,她的谦逊以及全然自在的样貌,丝毫没有改变。


    以当今世界正在改变的趋势,未来女性上师一定有非常光明的前途。


宗萨钦哲仁波切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